武道圣医在都市

第二十六章 背叛者的黄昏(中) 领取口令

发布时间:2017-06-10 13:59:00

“那么,交易达成喽?”秦炎输入了一串卡号,是境外银行的汇通卡,就算萧怀玉倒了,钱转到这卡里,中国经侦也没辙。

“对,拿钱消灾,商人的解决办法嘛。”萧总道。

秦炎把手机递给萧怀玉,萧总毫不犹豫地输入密码,确认转账,把转账成功的页面给秦炎看过,秦炎笑着点头,站起身来伸个懒腰,漫不经心道:“我的目的达成了,接下来该你们谈了。”

“什么,我们?”萧怀玉诧异了,这儿除了自己两人外,哪里还有别人?

说话的当儿,总裁办的门又被敲响了,萧怀玉走出会客间,一看笔记本电脑屏幕,微型摄像头传输的画面,正是一身旧西装戴着墨镜的蓝迪,高大的身材配上秃顶,他一眼就认出来了。

萧怀玉惊愕地回过头去,秦炎已经走到门边,开了门,蓝迪跨步进来,没说话,抛给秦炎一串钥匙,道:“我们之间的事,和你无关,和那个女人也无关,你带她走吧,车就停在楼下。”

秦炎瞥了他一眼,也没说话,径自下楼,他知道,那一对不久前才密谋着夺取光彩集团和W组织最高权力的合作伙伴,马上就会变成仇敌了。

只是,无论是萧怀玉还是蓝迪,都顾不在这种危急关头带上随身检查监听装置的设备,在秦炎喝茶用的那个小青花瓷杯底下就粘着一个纽扣大小的录音装备,在开门后和蓝迪擦身而过时一个同样的小玩意被丢进了蓝迪的口袋里,以秦炎的速度,一切都做到了神不知鬼不觉。

“嘿嘿,接下来就是狗咬狗的时候了,等咬的差不多了,一人赏一棍,全提溜回去,也能顺便卖张胜男一个人情。”

秦炎心里哈哈大笑,和萧怀玉蓝迪这些寻常人根本无法等而视之的大人物打交道,并将其玩弄于鼓掌之中的感觉,一直是秦炎放不下离开地下世界的原因,任何冒险都是有成瘾性的,如果这种冒险一次都没有输过,每次都能带来颇丰的收获的话,别说是俗人心性的秦炎,就是让仙风道骨的修真者也放不下,那种在个体绝对实力优势下以小博大的成就感,比毒品更让人上瘾。

此时,总裁办公室。

蓝迪很熟悉这个地方,进到室内后,没等萧怀玉起身,便径自入了会客间,没坐沙发,而是坐在了先前萧怀玉接待秦炎时坐的主座,入座便不客气地道:

“萧总,咱们合作这么久,计划出了问题,我第一时间让你准备撤走,你却挖坑让我跳,是不是该给我个解释?”

萧怀玉眼里划过一丝惊色,难道埋伏在周边环境的警察被发现了,不可能,蓝迪是只身一人来的,W组织内部现在都乱成一锅粥,指挥权不一,那些埋伏在光彩集团总部附近的警力都是特警总队的人,就等着自己这位污点证人一传信号,随时击毙蓝迪或其他到此的嫌疑人,这是一道隐形的天罗地网,凭蓝迪一个人不可能察觉得到。

想到此处,萧怀玉只当蓝迪是故作姿态,先摆出一副受害者的架势,好在接下来的讨价还价里争取主动,便道:

“蓝兄弟,别说我不仗义啊,挖坑?现在是咱们都掉进坑里了,这两份文件你看看吧,没问题就签了,钱会在你上飞机前到账,如果这也是坑的话,我倒想把自己给埋喽。”

他说着,把手上拿着的两叠纸递到蓝迪身前的茶几上,赫然是一份拆借贷款合同和担保贷款合同,蓝迪一看就清楚了原委,这是要付一大笔封口费,从此断绝来往,让自己出离海外,而萧怀玉根本没打算撤。

蓝迪砸吧着嘴,把两份文件丢回茶几上,语气嘲讽地道:“萧总,你把我当成麻雀了,丢几粒稻谷就能引导框子下,等我拿着两张空头支票出了这栋楼,你一个电话,外面趴着的几十号警察分分钟把我毙了,九千万,别说买通一个公安局长,就公安厅长也值不了这个价位,你指望我会相信,你宁愿把钱交到我手里,让我远走高飞,也不会花这钱一劳永逸,让我永远消失?”

蓝迪的语气开始变得不善,萧怀玉的脸上也开始难看了,板着脸严肃地道:“这话从何说起?你通知我计划失败的时候,我马上就走了警方的关系,让人去追堵那个秦炎,他可是冲你去的,难道我应该看着他去金龙大厦找你,把你抓到老头子面前换赏,还不该救你了?”

蓝迪哈哈大笑,腾地起身,抓起茶几上的一只茶杯猛地摔到地上,磕在贵重的瓷砖上,碎裂成片片青白纹路,吓得萧怀玉也站起了身,就见蓝迪的手指几乎点到了自己的鼻尖上,怒骂着:

“到这份上了你还跟我装蒜,我问你,外面的警察是不是你叫来的,是不是等着老子拿着这两摞纸下了楼,马上就被几十只枪口对准脑袋,用绑架人质的罪名当场击毙,你王八蛋根本没打算兑现承诺!”

此时的蓝迪已经不是不久前还高高在上,掌握W组织力量的黑道大枭了,他已经成了一头独狼,而萧怀玉却背靠国家机器,准备用那些因收受光彩集团黑金的官员掌握的权力,把合作伙伴干掉,还可以顺带杀了那个没有血缘关系的妹妹,那些警察有一百种方法能让被击毙的蓝迪成为枪杀萧凌燕的凶手,比如手枪上的指纹,更比如很可能被录音的蓝迪威胁萧烈山撕票的通话记录。

事到如今,萧怀玉虽然不知蓝迪从哪儿得来的消息,却也看明白了,自己挖好的坑没来得及把这头凶猛的野兽埋进去,就已经露陷了。

他的脸瞬间变色,手抚胸口,义正辞严地指着蓝迪道:“你这个绑架犯,胡说些什么,我告诉你,如果我妹妹萧凌燕出了事,你一定逃不过天网恢恢,大队警察已经包围这里了,你还是自己投案自首吧,别执迷不悟了!“

在说这话时,萧怀玉的身份已经从夺权合伙人变成了污点证人,更是绑架案的受害人,所有明面上的事都是蓝迪指挥W组织办的,萧怀玉从没获得过W组织的指挥权,但同样意味着没有任何证据能证明W组织和蓝迪本人的犯罪行为和他有关,以萧总这些年和政界人物的接触经营,后路早就已经铺好了——到万不得已无可挽回的时候,把蓝迪这个黑色人物抛出去,斩断W组织这个随时可能受控于萧烈山的刀把子,把解决父子恩怨的平台从暗中拼杀换成纯粹的商业较量,秦炎已经收了钱坐山观虎,或许那个怪物的胃口不止两千万,但在萧烈山失去了W组织这个强制力量以后,在合法的竞争平台上已经对萧怀玉没有太大优势了,萧怀玉依然是光彩的总裁,董事会中的共同利益者远多于长期住院的萧烈山,只要萧烈山不孤注一掷,冒着光彩集团崩溃的风险强行撤换董事会,那光彩集团,迟早还是萧怀玉的囊中之物。

而蓝迪,就是那个被抛出去承担萧烈山怒火和警方办案压力的最好目标,能自己掉进坑里自然最好,如果不肯跳下去,那萧怀玉会毫不犹豫地把他推下去。

“噌“的一声,蓝迪拔枪在手,黑洞洞的枪口顶上了萧怀玉的脑门,声音却很平静:“老子不得好死,你也不用指望能万事大吉,跟我走,不用我重复第二遍吧?“

萧怀玉很识相地举起了手,眼中却闪过阴厉的光芒,玩弄刀枪他不是蓝迪的对手,但蓝迪已经在危机当中失去了敏锐的感知,根本没注意到他先前抚胸的时候按下了西装口袋里的监听回传装置,他现在已经是省公安厅专案组重点保护的受害人了,只要蓝迪不直接开枪干掉自己,只要在接下来的时间里露出一点破绽,那些根本看不着影子的警察就会在他松懈的片刻致其余死地。

光彩集团的总部,早就成了大批警察的临时驻扎地了,萧怀玉丝毫不怀疑,蓝迪还没疯,在拿到钱并安全以前自己都是安全的,更何况……

萧怀玉被蓝迪的枪口顶着走到门边,他敢肯定,此时秦炎一定在那辆蓝迪的车上,等着自己被蓝迪带上车,他好继续下刀宰猪,之前的两千万只是为了让秦炎知道他萧怀玉也有请动其的财力,而现在的蓝迪国内账户早就被警方冻结了,才会冒着危险回到这里来要钱。

萧怀玉是商人,没有蓝迪那样掌控黑恶势力的手腕与实力,也没有秦炎那怪物一样的身手,却要面对这两条闻着钱味而来的野兽,能用以自保的,只有钱;能用来猎捕这两个危险对手的,也只有钱。

“现在,马上把钱转到我的境外账户,否则立刻崩了你!“蓝迪持枪悄悄萧怀玉的后脑勺,恶言恶声道。

萧怀玉却是一副不在意的口气,开着门,不客气地道:“现在转给你,你会放了我?先上车,你拿了钱也得有命花,我花了钱就得保住命,得有个见证人来担保这次交易,否则你现在开枪我也不会给你一分钱。“

举报

热门好书,快上车!

  • [现代]龙王赘婿
  • [现代]狂婿
  • [现代]重生之拒绝扶弟魔
  • [现代]神级小农民
  • [现代]都市东域战神
  • [现代]第一继承人
下载黑岩阅读APP,红包赠币奖不停
+A -A
目录
设置
评论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