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道圣医在都市

第二十九章 医院决定了,你来当主任 领取口令

发布时间:2017-06-13 10:04:38

行政楼下,秦炎的身形猛地停滞下来,因为十几米外,一个童颜鹤发,身着公园退休老头标配的太极服的老者抚着洁白的胡须,正含笑向他招着手。

“师傅,你怎么来了?”秦炎几步上前,看着满面红光的老头子,没想到能在这儿遇上,显然是等了有一会儿了。

“嗨,臭小子,出了这么大事儿,也不知会我一声,要是静月不给你师叔打电话,我还不知道你长本事了,单枪匹马去抓持枪嫌犯,你能耐了啊。”

老头子一掌拍在秦炎脑袋上,说是斥责,实则关心远多于责怪,毕竟秦炎是他亲手带出来的,对于秦炎的实力,他还是很放心的。

秦炎耸耸肩,道:“老头,你不了解情况,后山上两杆狙击枪都打进病房了,差点把我命给要了,要是不追过去斩草除根,把背后的势力也连根拔掉,那以后的麻烦可就甩不脱了,还可能连累静月师妹,不去不成啊。”

一身古怪打扮的老头拍拍他的肩膀,问着:“我听说这医院里有人中了湘西蛊毒,是你帮他疗伤,才引起的祸患?”

秦炎知道是李静月露了口风,一摊手道:“老头,你长年住在山里,也不会不知道城里的险恶啊。引来杀手的不是那个重病的患者,而是这个。”

他说着,从怀里掏出一张农行的卡,在师傅面前晃晃,很得意的表情,把背面写着密码的银行卡就要往师傅口袋里塞。

“你还敢收人钱?”老头脸色一板,打掉他的手,有点怒意了,当初教他武功医术是指望他在江湖上行侠仗义,继承衣钵,这小子倒好,投身捞金界了。

秦炎连忙摇头,收起银行卡,一边揽着老头的肩膀进了行政楼,边上楼梯边小声说着:

“没拿,不过那蛊虫的确有点难缠,按医书上的说明,我还得回趟忘忧谷收集些东西,帮他把蛊虫给去了,才能拿到钱呢。”

老头眼一瞪,训上了,压低了声音道:“你当医生的,救死扶伤是本职,有工资不就够了,还私下收病人钱?”

秦炎翻白眼了,道:“老头,你搞清楚,那蛊虫是活物,医院做过剖腹手术,X光片都确认不了蛊虫的具体位置,每天按时毒性发作,那病人只能靠吗啡强行止痛,长达半年的折磨,就换你也未必受得了。我用银针帮他排了毒素,断了镇静剂的瘾性,他没激动到把女儿嫁给我就算好的了,那是个大富豪,只能出钱表达感谢了呗。”

老头一听嫁女儿,一下想到了他和李静月的事,问着:“你和你师妹进展怎么样了?”

秦炎一听乐呵了,边上楼边道:“你和师叔的约定八成是做不了数了,我刚接了电话,现在正开会呢,得把我炒鱿鱼了。”

“啊。”老头一惊,没想到秦炎才来报道第一天,就得卷铺盖滚蛋了,他连忙问着:

“是不是你私下收病人钱的事被她知道了?听你师叔说,那丫头从小就迂腐认死理,你才当一天医生就敢收人红包,她能看你顺眼吗?对了,你到底收了多少钱,要是太多了你得退回去,拿着良心不安啊。”

秦炎扑哧笑了,师傅就是师傅,明明是拿着本金瓶梅装阅卷的仙风道骨,脸皮厚度远非自己可比,听这话里意思,要是收的不多,那就不用退了。

两人说着正走到了楼梯间,秦炎瞥眼看了看四周,没人,揽着老头上楼,运转内力,用隔空传音的方式道着:“不多,一亿!”

老头正抬腿上阶梯,脑海中声音一响,一听数额,惊得他两眼直凸,脚下一个不稳差点踩空,转头怒瞪着秦炎,抬手大耳刮子就要扇上去了。

就是嘛,敢报这么大数目吓师傅,了不得了你。

不料秦炎笑呵呵地不躲也不闪,后半句话及时在老头的脑海中响起了:“对了,美金!”

“啊!”老头眼一直,脚下又一踩空,重心一失,仰身就要栽落下去。

秦炎连忙伸手抓住他胳膊,腰身一扭,便将起拉了回来,师傅却是直喘着粗气,像受了多大惊吓似的,啥也说不出来了。

直到上了六楼会议室的走廊,老头才使劲晃着秦炎的膀子,不敢置信地问着:“臭小子,你,你是不是绑了萧烈山的女儿要赎金了?他病糊涂了能给你那么多钱,光彩集团的资产才多少啊?”

秦炎扑哧又笑了,不答反问着:“师傅,您老人家不是早退隐江湖,不管那些世俗闲事了?怎么还知道有萧烈山这号人,还知道他女儿被绑了,有人等着要赎金呢?”

老头一愕,被噎住了,没想到无意间中了秦炎话里的圈套,露底了,老脸有些泛红,嘴上却还是师傅的派头,指着秦炎的鼻子训着:

“当年我在江湖上闯荡的时候,你小子牙还没长全呢,你懂什么!”

秦炎劝着老头子消消火,一边往会议室走一边问着:“师傅,你是不是认识那个萧烈山,那是个老狐狸啊,一分钱没出,让我给他当枪使,把他那个逆子和手下的叛徒都给逮回来了,要真不拿他的钱,那我不成冤大头了?”

老头哼了哼,不说话了,就在这时,会议室的门开了,一位位披着白大褂的男女中层干部从里面走出,表情都很严肃,从秦炎师徒身边走过,都没人注意的样子,毕竟两人的衣着就体现了身份,这些在会议室里才挨了院长几乎点名批评的医院干部们当然没空搭理。

秦炎嘱咐师傅先等等,转身要往里走,迎面而来的却是抱着一堆文件夹的李静月,两人目光相接,李静月红唇紧咬,像盯着杀父仇人一样盯着秦炎,让秦炎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正要问炒鱿鱼的事,却听李静月气恨地道:

“医院决定了,你来当中医科主任!“

秦炎的眼睛蓦地睁大了,这时老头也走了上来,拍拍秦炎的肩膀道:“臭小子,骗我说你要被开除了,合着是拿我开心是吧?“

秦炎用力晃了晃脑袋,指着自己的脸问:“你的意思是,从现在开始,我就是新的中医科主任了?“

李静月给了他个大白眼,很确定地点点头,虽然以秦炎展现出的医术绝对足以胜任这个位置,但在院党组会讨论的时候依然有不小的阻力——第一天来医院上班的医生,直接就成了科室主任,怎么能让那些老人服气?

还是李静月在会上把萧烈山的事情说了出来,当然医治的过程是她杜撰的,但经过先进的医疗器材救治依然无法好转的特殊病人萧烈山被秦炎治好是事实,其他的科室的主治医师也无话可说。

秦炎突然傻笑起来,揽着师傅的肩膀,拍着胸脯道:“哈哈,还是组织上有眼光,提拔咱当干部了,老头,中午就去食堂搓一顿,去二楼领导专用的,咱们喝两杯好好庆祝一下!“

说完,师徒俩乐呵着一起下楼去了,李静月呆立在原地,她想过秦炎可能会惊喜,可能会故作不在乎,可能会趁机和自己走的更近一些,比如约一起吃饭什么的,却没想到听完了喜讯的秦炎直接把自己这个院长丢在原地,带着师伯自顾自就那么走了。

“这没良心的货!“

李静月莫名感到恼火,甚至比在会上因为推荐秦炎而遭到同事的嘲讽更让她生气,她觉得自己的用心被秦炎无视了,那个家伙整天吊儿郎当的,可以为萧烈山一个外人跳下七楼追杀手,可以冒着危险帮警察抓绑架犯,怎么就不能对自己正经一点?因为秦炎治好萧烈山并帮自己赶走了姜白而产生的好感,早消失无踪了。

下了楼,秦炎还傻笑着,心里算盘打得噼啪响:哼,小丫头,给我甩脸色看,现在咱也是科室主任了,不能再像小医生一样吆来喝去了,不晾你一晾,不知道师兄也有脾气的。

师傅却是人老成精了,一出行政楼就拍上秦炎脑袋了,压低声音训斥着:“你搞什么,故意把你师妹丢在那儿,你想不想娶她了?“

秦炎装傻,没接这茬,又揽上师傅肩膀了,直道着:“老头子,现在徒弟是钱也有了官也有了,以后你干脆别回忘忧谷住了,那房子住的多寒碜,来市里,我买座大房子,以后咱天天喝酒下棋,把你当年那些老朋友都叫上,跟我享福!“

老头一听,气乐了,摇着头道:“算了,说你也白说,让我进城养老,还召集那些老头老太太,你是想让他们给你发挥余热吧?还孝敬师傅呢,生意做到我头上来了?“

秦炎心思被戳破,却是道:

“老头你看啊,他们和你一样,都是江湖里的鱼龙,离了江湖他们都是身无长技,多少人连个房子也买不起,你觉得他们活的好?我可记得还有去市场里卖猪肉的。现在我也在净月师妹这儿混了干部,有平台了,医院就是平台,你那些老兄弟别的不行,有内家功底在,我是这样考虑的,选一批来我中医科上班,专门给那些土豪做护理,针灸火罐,凡是那些真功夫,对普通人都有益得很,互利双赢,吃不了亏!”

举报

热门好书,快上车!

  • [现代]龙王赘婿
  • [现代]狂婿
  • [现代]重生之拒绝扶弟魔
  • [现代]神级小农民
  • [现代]都市东域战神
  • [现代]第一继承人
下载黑岩阅读APP,红包赠币奖不停
+A -A
目录
设置
评论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