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花的修仙强者

第23章有点蹊跷 领取口令

发布时间:2017-07-13 13:33:22

警察局里所有人都愣住了,赵然是王烈的一把手,他也的确有资格在警局里打人。

华烟柔虽然皱着眉头,但是却并未阻止,在她眼里苏长远就该被打,这个赵然要是不打,她肯定忍不住要动手。

毕竟暴力女警花的威名可不只是称号。

就在所有人敬畏看着赵然的时候,只见赵然上前一步恭敬道:“杨少,老板让我过来接您过去。”

众人先是一愣,随即哗然。

这小子果然有什么神秘的身份,不然王烈的一把手不可能对他这么恭敬。而且还带着他见王烈。

杨天见此也是愣了愣,随后明白了所以然。

只是王静宸的朋友,绝对不值得王烈这么大动干戈。

毕竟今天这件事情他可没告诉王静宸,那个小妮子应该不知道自己被带到了警察局。

可能是因为昨天王烈说他是暗劲强者而且神色恭敬。

有多少能力,就有多少价值。

显然王烈知道他不是普通人,然后通过人脉知道他在警察局,就让赵然过来接他,为了拉拢他这个高手。

想明白了一切,杨天微微一笑看着赵然道:“不用了,替我多谢王先生的好意,改天我必登门亲自拜谢。“

赵然愣了愣,这小子竟然拒绝?拒绝了王烈的邀请?就算是这个局子的局长也没这么大的谱啊。

不过,来之前他老板王烈已经叮嘱过他,让他不要得罪杨天,所以只能点了点头道:“好的杨少,我会转告我的老板。”

此刻的苏长远早就没了之前的神气,捂着脸老老实实趴在地上不敢动弹。

赵然明目张胆打了他,他也没有勇气去告对方。

因为对方的背后有着王烈撑腰。

李局也曾提醒过他,说杨天有靠山不是他所能得罪起的。

只是苏长远那时候不屑一顾,依旧我行我素落得现在这个下场。

杨天伸了一下懒腰,看了华烟柔一眼说道:“警花姐姐,我现在是不是可以回去了?”

华烟柔点了点头,最后皱着秀眉威胁道:“杨天,你是个学生就得有学生该有的样子,下次别再闯祸了,不然落在我手里我一定狠狠替我闺蜜修理你。”

对于华烟柔的威胁,杨天一点也不放在心上。

破天仙帝怎么可能会怕一个普通人地威胁?

当杨天正要走出门的时候,不经意间发现了华烟柔的办工桌上有一件意外死亡的案子。

他皱眉看了上面一些线索,发现了一丝蹊跷。

而此刻正好有一个中年男子伤心哭着从审讯室走了出来,旁边的一位警官还不停安慰他。

华烟柔把自己桌子上的档案合上,看着杨天问道:“还不走?打算让我给你报销路费吗?”

杨天没有理会华烟柔,他发现那个痛苦不止的中年男子似乎就是这件意外死亡女子的丈夫。

杨天勾起一丝微笑道:“警花姐姐,你过来我告诉你一个秘密。”

华烟柔狐疑看了杨天一眼,发现这小子眼睛里很真诚,不由把耳朵贴了上去。

杨天趴在华烟柔的耳边轻轻说道:“你桌子上的这个档案,不是意外死亡。这是谋杀,凶手就是女子的丈夫。”

说着,指了指那个中年男子。

华烟柔感觉杨天那温热的气息在她耳边吹着,痒痒的,带着酥麻。

她脸色羞红,但是听到了对方说的话之后,顿时翻了翻白眼怒道:“小孩子你知道什么?这件案子已经快要收尾了,死者的丈夫也是可怜的人你怎么去怀疑他?”

杨天笑了笑不以为意道:“那是你们眼瞎,这么明显的证据你们都没看出来。”

华烟柔顿时不乐意了,她拧着眉头怒道:“小屁孩你说什么?”

“得,既然你没兴趣知道,那我就不说了,就让你一辈子蒙在鼓里吧。”

说着,少年还真就往外走。

华烟柔气的鼻子冒烟,虽是如此,但她的好奇心也真的被彻底勾了上来。

她抓住了杨天的胳膊,好奇问道:“你到底看出了什么?给我说说。”

杨天淡然一笑道:“可以,不过你把那个中年男子叫过来,我来问他几个问题。”

华烟柔硬着头皮点了点头,走到那个即将离开的中年男子面前说了几句。

然后与中年男子一起到了杨天的面前。

此刻的杨天坐在了华烟柔的座位上好不惬意,女人就是比较爱护自己,她的椅子装饰的很精致,坐垫很舒软,还有着一丝醉人的体香,杨天都感觉这一坐下就想要睡着了。

华烟柔气的不行,猛然拍了一下桌子道:“杨天,你给我站起来。”

她平时有洁癖,用过的东西别人再用心里就不舒服。

杨天淡漠说道:“想知道真相,你就站在一边听着。”

华烟柔粉拳紧握,气哼哼站到了旁边,她倒要看看这样杨天到底有什么能耐,要是敢欺骗她,哼,正好新仇旧怨一起算。

就算她闺蜜来了,她也必须修理好这个小子。

中年男子有些不知所措的样子,他眼眶红肿看起来似乎哭的时间并不短。

华烟柔赶紧出言安慰了对方几声。

杨天手里拿着一支笔,在手掌转着,十分灵巧。

他对中年男子笑了笑道:“你不用怕,我只是问你几个问题而已?你只要如实回答就好了。”

虽然不是时候,但是华烟柔听到而来杨天说的话都想笑。

这个小子还真把他自己当成警察了不成?

看到了中年男子点了点头,杨天伸处了第一根手指问道:“第一个问题,是不是你杀了你的妻子?”

这一句话问出来,两人都惊住了,华烟柔解释道:“杨天,你到底知不知道情况啊,当时这个先生没在场啊。”

杨天淡漠看了华烟柔一眼道:“没问你,你闭嘴。”

“你……”

华烟柔气的差点吐血,她额头出现一丝黑线。

要不是看在想知道真相的份上,她早就一脚飞上去了。

中年男子脸色强自扯起一丝微笑道:“小哥,怎么可能是我杀的,我当时在出差啊,回来的时候,我的妻子已经死了五六天了,尸体都臭了。”

杨天笑了笑道:“你不用紧张,我只是问你几个问题而已。”

他再次伸出第二的手指说道:“你与你的妻子是不是不和睦?”

中年男子闻言,再次伤心落泪道:“不是的,我与我妻子亲密无间,她很温柔,也很漂亮,娶了她是我这辈子最大的幸福。”

杨天冷笑道:“不要装了,你们刚结婚没多久是吧,按理说应该如胶似漆,但是你家的却没有一点你的东西,也没有你结婚的照片,你觉得这样合理吗?”

他把一叠照片甩在了对方的面前,继续道:“鞋柜没有你的鞋子,衣柜也没有你的衣服,很明显你们分居了。”

中年男子脸色苍白,他张了张嘴想要焦急解释,但是杨天却没给他机会。

杨天冷然开口道:“别告诉我你出差了,长时间不回家,资料显示你五天前出差的,是你自己申请的,我不得不怀疑的你用心。”

华烟柔诧异看了杨天一眼,这小子可以啊,发现了这么多事。

既然两人分居了,那就没了感情,为什么这中年男子看到她的妻子死去会哭的这么伤心?里面存在了很多猫腻啊。

中年男子脸色涨红问道:“就算我与我妻子没了感情,分居了,可这又有什么关系?我当时出差了啊,不可能杀了我妻……”

杨天伸出手,制止了中年男子,继续道:“我知道你出差了,资料上写的有,你不用刻意强调。”

他伸出第三根手指问道:“你给你妻子是不是买了巨额保险,而且受益人是你?”

杨天话落,中年男子脸色一片惨白,华烟柔美眸微凝,神色凝重看了一眼中年男子。

中年男子颤抖道:“你是怎么知道的?”

杨天呲牙一笑道:“猜的!”

中年男子愕然,他神色怨毒看着杨天,而这个时候华烟柔怒哼一声道:“你妻子果然买了巨额的保险,这件事你怎么不说?”

中年男子强自镇定道:“这又有什么关系?我有不在场证明,我妻子又不是我杀得。”

“是不是你杀的,等我再次调查结束之后再做定论,现在我有权利把你拘留。”

女子冷哼一声从腰间拿出手铐。

杨天淡淡开口道:“先等等,我的问题还没问完呢?”

华烟柔一愣,随后停下了身子,面色带有一丝期待看着杨天。

杨天感觉嘴有点干,对着华烟柔吩咐道:“去给我倒一杯茶水,十年份的普洱就行。”

华烟柔瞪了他一眼道:“你想的美,我们这里哪儿有是年份普洱,就白开水,爱喝不喝。”

可是,当她端过来时,才想起来,自己为什么要听这个小子的?她才是刑侦大队长啊。

看着眯着眼睛翘着腿一脸享受的杨天,华烟柔差点气疯了。

“呼,不能气,不能气,对方还没有破案,等这小子没了价值再揍他一顿。”

华烟柔深呼吸了几口气,这才压制住了怒火,然而少年接下来一句话差点再让她到了暴怒的边缘。

落叶浮尘 说:

追读之后到书评区踩踩会有大红包哦,

举报

热门好书,快上车!

  • [现代]王者之路
  • [现代]都市弃少
  • [现代]我的首席翻译官老婆
  • [现代]超级钱包
  • [现代]仙道霸主在都市
  • [现代]超级兵王归来
下载黑岩阅读APP,红包赠币奖不停
+A -A
目录
设置
评论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