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运河之以商助国

第八十六章 违背(全书完) 领取口令

发布时间:2018-01-30 09:10:22

五十位重甲步兵已经不是第一次直接面对骑兵了,虽然这次遇上的骑兵更加精良,人数也更多,但并不像营地中那些先锋营的弓箭手一样乱了分寸。

所有的战术安排和以前演练的一样,勇猛的党项骑兵对阵重甲也是毫无办法,第一轮冲刺便死伤过半。

重甲在此时代几乎无人可撄其锋,在无战术配合的情况下,越是勇猛便会伤亡越大。

党项人的首领也是吃惊不小,以往对阵商人,对方几乎一触即溃,怎么今天对付一个商队的护卫队却情况逆转?而且对方还是步兵!

他本来见对方是步兵,只派了五十人冲过去,一比一的比例,骑兵没有不胜的道理。结果一轮冲锋,这五十名骑兵便被打残了。

首领向一个身边的百夫长示意了一下,那人便马上领着一个百人队冲了上来。

又是一轮更猛烈的冲锋,立时鲜血横流,马匹和人的残肢散了一地。

人扬马翻,开肠破肚,血流一地。

首领大惊,还没等他做出下一步的反应,便见那队步兵突然改守为攻,追着落单的骑兵追杀。

还在惊愕而没有反应过的工夫,一百五十骑竟已被斩杀了干净。

首领勃然大怒,直接命令两个百人队一起冲了过去。这样他身边的骑兵已经没有几人,全部派了出去。

随着步兵大显神威,营地中的压力明显降低。

之前李良栋一直紧张地关注着骑兵对圆桶营地的冲击,见几次都差一点儿被冲破了防御,吓得双股发软,几乎站不起来。

随着步兵慢慢占了优势,骑兵对营地的冲击也开始变弱。也有趁着弓箭注意力松懈之机,从空档冲入营地的几个党项骑兵,却马上遇上了全身盔甲的贾禄来。

本打算冲进来杀戮的骑兵,发现等待他们却是被杀戮。

李良栋此时也终于能松一口气,有瑕向营外的战斗看去,才发现营外步兵的战斗要比营地紧迫得多。

这一看之下,不由大吃一惊,没想到步兵对阵骑兵真的可以占据优势,而且是碾压式的优势。

这大大出了自己的常识!

很快党项人对营地的进攻变成了佯攻,而将主要精力用在围剿五十位重甲步兵之中。随着党项骑兵伤亡数量的加大,已经不允许两点开花,只能集中兵力先歼灭营外的步兵,再转头对营地发动进攻。

拼到此时,党项首领已经没有退路,他必须拿下眼前的这支商队,用他们货物补偿的损失,以他们的鲜血洗刷耻辱!

重甲步兵已经出现了疲态,动作也比之前迟缓了许多,但战斗到现在却依然是零伤亡。厚重的盔甲几乎无解,抵挡住了一切物理攻击。

“沈先生,这是你发明的盔甲?居然真的这么神奇!”李良栋此时已经神情大定,也不由端起已凉之茶,一口饮尽。

沈慕白点了点头:“一对十的比例,也许这已经是重甲步兵的极限了,再让他们冲一会儿,也该我们的骑兵显些身手了。”

李良栋的脸上有了笑容,也不再计较之前与沈慕白的冲突,说道:“沈先生真乃我大商的栋梁啊,如果此盔甲有五千副,不是可以横扫北疆了吗?还用和金人谈什么判啊!哈哈。”

沈慕白淡然道:“已经有八千副重盔投入生产了,估计最多半年时间便可全部完成。再有两年时间,大商的重甲步兵可以达到十万。横扫不敢说,但将金人和党项人赶到长城以北当不是难事!”

李良栋哈哈大笑:“沈先生,我以茶代酒,敬你一杯!”

二人正说着话,场上情形已经风云突变。

党项骑兵毕竟人多,应变能力也强,马上不计伤亡损失地横向穿插,强行将重甲步兵切割成几个小块区域。集中力量对一个落单的重甲步兵进行攻击,打了半天,对方的零伤亡,让天之娇子的党项人无法接受,拼尽全力也要将这落单之人宰杀。

党项人虽然总体实力不及金人,但同为草原民族,在心底却有自己的傲气,他们并不甘心于落在金人之后,总想有朝一日可以取代金人在北地的地位。

如今金人尚未取代,却又见一向懦弱的商人开始崛起,这是他们无法接受的。

为了阻止其他重甲步兵的救援,抵挡攻势的骑兵不断倒下。虽然损失在不断加大,但那个落单步兵也已被团团包围。

党项人擅于套马,几根绳索扔出,便将那落单步兵的手、脚、头分别套死。

五匹马迅速向五个方向疾驰,顿时便要将那步兵五马分尸。

却不想这步兵身上的盔甲制造甚是精密,每个部件之间都有暗扣相连,那步兵被一下扯平在空中,头和四肢被拉成了一个平面。

但却并没有将人撕碎,盔甲暗扣非常牢固,竟没法将人分开。

那五匹马拼命向前冲,有两匹前蹄都已离地,盔甲却丝毫无断裂的迹象。

那步军本来也已没了分寸,只知待人宰割,没想到党项人折腾了半日,居然对他毫无办法。不由人也冷静下来,才想起盔甲的手臂之上另有机关。

这是欧长青执意要加上的利器,以显示此盔甲为天下神兵。但沈慕白从普及的角度却将他这种思路一再否决,最后总是驳这老匠人的面子有些过意不去,便保留下了此非凡之处。

但这处机关,不论沈慕白还是欧长青都知道,也只能在少数的盔甲上才会配用,不可能装配到每一副盔甲之上,大批量生产时,没人有此加工能力。

那被五马分尸未果的步兵此时已经想到了应对之策,将手腕轻轻斜里一扣,便从手臂处喷出火焰来,那火焰甚烈,迅速将缠在手上的绳子烧断。

一只手摆脱了束缚,便马上从大腿的盔甲处抽出一柄匕首,快速向各处的绳子割去,这才从马匹的拖拉之中脱身。

那脱困的步兵,起身便向身前的马匹撞去,顿时又是人扬马翻。

商军的士气不由大振,外围救援的步兵受此鼓舞,也大发神威,碾压式地向有推进,很快便两马汇合,展开了又一番杀戮。

观战半天的沈慕白,将茶杯猛地向地上一丢,沉声道:“是时候了!”

起身高声道:“骑兵全部上马,马上出营围剿党项人,一个都不准放走!”

李良栋抬头向远处看,果然发现围着营地进攻的党项人已经裹足不前,而进攻重甲步兵的党项人也有退意,开始向首领处回兵。

此时商军气势大盛,哪会错过个战机。先锋营的骑兵虽然打硬仗不行,但打落水狗却别有一套。立时争先恐后地跳上马,惟恐错过了好处,还不等发令,便急着冲出营地,向党项人冲去。

党项人连番进攻不利,已经没有心气,突遇上这股生力军,顿时溃不成军,向四面溃逃。

一阵围堵追杀,马上展开。此时步兵已帮不上什么忙,重甲步兵的机动性很差,根本无法追击敌人。好在敌人已无心恋战,只知逃命。

眼见分别逃散的党项人被商军三五成群的小分队,分而击之,快速被宰杀,竟没有能逃出的。

沈慕白心情大好,正好说一句“全歼”,便看到党项首领在几个垫后的骑兵掩护下,向远方逃去。

垫后的党项人很快被商军杀掉,但那首领却已跑远,再难追上。

李良栋等人也不由暗叫可惜,但毕竟是场大胜,人人都是狂喜的表情。

只有沈慕白的脸色不大好看,他现在还不想重甲步兵的消息外泄。目前商军还没有将此种盔甲大面积武装起来,自然不想金人和党项人先知道这个消息。

如果这个首领逃脱,重甲步兵的秘密怕便保不住了,会提前让敌方知晓。

“瞧,那是谁?”李良栋大声叫道。

沈慕白顺着他的视线向远处看,才发现一个骑术精良的骑兵正快马追赶那个党项首领。那骑兵似早有准备,先在一侧埋伏,见首领逃到左近。这才冲出来,追了上去。只见他起弓搭箭,一箭便将那党项首领射落下来。

骑兵冲上去,又是一阵拼杀,将那首领斩于马下,抓起那首领的尸体,便向营地冲回来。

连贾禄来也忍不住大赞:“真虎将也!我一定要为他请功!”

李良栋也附和道:“不错!我们文武二臣同写奏折,一起举荐!”不由又想起身边的沈慕白,马上又补充道,“还有沈先生,我们三人一起!”

却见沈慕白惊喜道:“那是我大哥!”

众人闻言再看,那骑兵已御马奔近,马背上坐着的正是沈慕白的大哥沈慕青。

李良栋不由感慨:“你兄弟二人一文一武,不可多得啊……”

战场迅速打扫,很快便清理干净。

沈慕白看着这一比十却能完胜的战场,心底不由雄心大发,回想自己从一个小人物一步步走来,竟真的左右了国运的走向!

他不由又开始憧憬起商朝未来的发展局势……

只要重甲步兵补充到位,他有可能亲自挂帅,将北方所有游牧民族都赶回漠北。不只能收加燕云十六州,而且可以收回祁连山,甚至河套地区也可全都收回到商朝的版图之中。

只要北地的优良草场控制在自己手中,数年后,良马将不断出现,那时再挥军北上,扫平漠北也不无可能!

他正自踌躇满志,自鸣得意之时,突闻脑中一个声音响起:“宿主的任务是‘以商谋国’,而非以武谋国!宿主已偏离商战系统设置,请马上更改错误路线……”

沈慕白一愣,旋即想起他还有个系统任务。不由大怒,这个系统屁用没有,要求却贼他娘的多。目前的情况是系统不曾给他任何帮忙,却向他提出各种无理要求,好像少了他,沈慕白便寸步难行一样。

但事实上,目前的局面全是沈慕白自己打拼出来的,系统根本没帮上什么忙。

“不出力还提要求?”沈慕白驳然大怒,“现在你求着我,可不是我求着你!什么狗屁‘以商谋国’,那是你的追求,我现在用自己的方式已经慢慢有了可以谋国的手段,自然不会去管你的什么遗愿!”

机械声音再起:“宿主违背承诺,绑定解除中……”

顿时一阵电流传来,沈慕白只觉眼前一黑,最后一个念头只想道,“不知我再次睁开眼时,是又变回了那个破产前首富,还是成一个被遗落在古代的商人将领……”

举报

热门好书,快上车!

  • [玄奇]小时候爷爷给我做了个纸人老婆,我成人礼那天,它居然活了……
  • [现代]跟你做还挺舒服的,不像我老公那么没用!
  • [现代]畜生、别掰开,我只是你的姐啊!
  • [玄幻]一觉醒来,女宗主竟一丝不挂躺在身边
  • [现代]你男人有我这么用力吗?
  • [现代]治好你这骚病,时间老久了!
下载黑岩阅读APP,红包赠币奖不停

精品推荐

+A -A
目录
设置
评论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