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血兵皇

第1章 俘获玫瑰心 领取口令

发布时间:2017-10-28 09:50:49

中海市,希尔顿酒店,总统套房内。

叶君刚睁开眼睛转头一看,一个美丽非凡的极品女郎正躺在自己身旁熟睡,白皙俏脸上,带着被余.韵过后的娇艳红霞。

“真是个极品!”

叶君舔了舔嘴唇,饶是他这种情场高手,也要被身旁女人的完美姿色所折服。

毕竟……中海明珠秋画焉的美丽,早在几年前就已近乎传说。

欣赏完美女,叶君朝卫生间走去。

赤膊身体上肌肉线条刚毅而流畅,皮肤呈小麦色,本来很完美,可上面偏偏布满几十条纵横交错的伤疤。

“喂,老头子,这趟任务出了点意外!”叶君坐在马桶上,点了根烟道。

“什么!连你都失败了,对方到底什么来头?”电话那头震惊不已。

叶君只是笑笑,道:“任务倒没失败,只是,我不小心把委托人给睡了!”

听到这话,老头子‘脚一滑’,不小心摔倒了。

“什么?小王八羔子,你知不知道什么叫契约精神,还有没有点最起码的职业道德,我让你去保护老友的孙女,你却把人家给睡了?靠!让我怎么跟秋老交待,让我老脸往哪搁啊?”老头子咆哮道。

叶君起身,一边叼根烟一边对镜刮胡子,等对方平息完怒火才拿起电话,一脸委屈道:“昨晚她被人下了药,身体热得像个小火炉,我要是不灭火,她早就完蛋了了,之前你只说让我保护她,可没说要提供这种服.务,我不管你必须给我加钱!”

“我加你个锤子,老秋的孙女号称中海第一美女,你现在居然还一副吃了大亏的样子,你还要不要点脸?”电话里,老头子已经开始跳脚骂娘了。

“哦?她竟然这么吃香。”

叶君把随后又叹息一声:“可惜昨晚喝大了,过程什么感觉都忘了,空留恨吶。”

“闭嘴,我不要听你的战后总结。”

老头子憋得老脸通红,过了半晌,才摇头道:“算了,既然事情已经发生,只要能让秋老孙女平安活下来,也算对他有个交待。”

“放心,既然都这样了,我自然要对她负责,就算天王老子来,也别想动我叶君女人一根毫毛!”叶君斜刁着烟卷,云淡风轻。

闻言,老头子如释重负,老秋家的孙女看来是保住了。

“昨晚,秋家出事了,秋老遇刺,命差点丢了,对方下手速度比我们想象的快!你要早做准备。”老头子凝声道。

“哦,摸清对方来头没有?”

“对方身份极为隐秘,只能查出他们雇佣了一批职业杀手,目的是要寻找秦朝时期的文物,四圣兽玉佩。”老头子解释道。

“四圣兽玉佩?就是一年前嘉士伯拍卖会上,拍出9亿美金天价,被神秘人买走的玉佩?”叶君惊讶道。

“没错,拍卖会上的玉佩,只是四圣兽中的一件玄武玉佩,除此之外,还有青龙,白虎,朱雀三枚,秋家刚好有一枚,很可能是其中之一!”老头子说道。

另一边……

叶君在厕所打电话的时候,床上的秋画焉也醒了过来。

“我怎么会在这里?”

“一定是贺少云,他给我的酒里下了药!”

昨晚,秋画焉参加一场好朋友酒吧开业的剪彩活动。

过程中,腾飞集团少东家贺少云主动过来敬酒,她本来不想喝,却架不住朋友相劝,象征性喝了一小口,随后,就像被惯了迷魂汤一样,人事不知。

她掀开被子,看见床.单.上一团梅花状的鲜.红.印.记……

“呜……呜”

秋画焉玉臂抱住双腿,泣不成声。

“媳妇儿,睡醒了啊?”

这时,叶君笑呵呵从厕所走出来。

“滚开!”秋画焉看到陌生男子,立刻用被子遮住身体,抓起一旁枕头砸过去。

“媳妇儿,千万别激动,你折腾了一晚,现在最需要做的就是休息!”

“谁是你媳妇儿,给我闭嘴。”

“你这句话让我很寒心啊,要知道,昨晚我们爱的那么火热,我身上还留有你的余香,你不会转眼就忘了吧?”叶君一脸委屈。

闻言,秋画焉娇躯一震,心道:莫非,昨晚远不止贺少云一个人?

“媳妇儿,发什么呆呢,先喝杯水暖暖身子吧”叶君很体贴倒了杯热水,却被秋画焉用力推开。

哐当!

“原来,你不光人美,脾气也这么大!”

叶君看着地上摔碎的杯子,讪讪撇嘴道:“不过,我喜欢!”

“我杀了你!”秋画焉俏脸娇红一片,抓起地上的玻璃碎片,就朝叶君捅去。

然而,她并没意识到,昨晚自己身体早被掏空,刚一站起来,就感觉两腿酸麻,作势要倒。

“小心!”

叶君一个健步上前,右腿敏捷一弯,用一个富有浪漫主义的法式拥抱,将秋画焉稳稳搂在怀中。

“松开!”秋画焉花容失色。

“我松手你会摔倒的,那样就不好看了,而且,屁屁会痛。”

叶君嘴角一挑,然而话音刚落,噗嗤一声,秋画焉手中的玻璃碎片深深刺入叶君的手臂。

叶君却只是笑笑,道:“如果你捅我,能够缓解你的心里压力,那就尽管来吧!”

“你……”

秋画焉震怒加无语。

“就算我身败名裂,也要用法律手段制裁你和贺少云。”

秋画焉用力推开叶君,抓起衣服挡在身前。

“贺少云?就是昨晚给你下药的那个小白脸吧,不用那么麻烦了,他已经被我废掉了,今后能不能站起来走路都难说,法律?呵呵,可不会给他这么公平的惩罚!”

叶君翘着二郎腿坐下,目光继续扫描着秋画焉隐藏在衣衫下的娇.躯,手臂上还在流血,却管都不管。

“你把贺少云打了?”秋画焉震惊道。

贺少云有中海四少之称,向来招摇过市,地位非凡,怎么会被打?

可看着叶君一副童叟无欺的样子,似乎没开玩笑。

“你要觉得不解气,回头我把他弄死也成,不过,我觉得没那个必要,毕竟,他昨晚就被我踢成太监,连你的手都没摸到!”叶君笑道。

“那么……你是谁?”秋画焉看了眼床上狼藉一片的景象,忍住怒意道。

“哦,忘了介绍,我叫叶君,一叶知秋的叶,正人君子的君!”

叶君正襟危坐,拉了拉全身上下仅有的三角裤,补充道:“今后,我就是你男人了。”

言罢,剑眉翻飞。

“正人君子?你趁机轻薄我,你比贺少云还要人渣!”秋画焉红唇紧咬。

“这真是21世纪最大的冤案,昨晚是你上来就亲我,我想甩都甩不开……,羞不羞?巧的是,我喝了点小酒,这酒劲一上头,做些男人都懂的事情,不过分吧?”

叶君两手一摊,好生委屈。

天耀 说:

新书上传,求推荐票,求钻石票,求收藏,求一切!

举报

热门好书,快上车!

  • [现代]我家真有矿啊
  • [现代]女总裁的上门神婿
  • [现代]我是王者
  • [现代]绝品女婿
  • [现代]我有一支判官笔
  • [现代]我从海底来
下载黑岩阅读APP,红包赠币奖不停
+A -A
目录
设置
评论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