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武神

1.归来仍少年 领取口令

发布时间:2018-05-23 13:12:00

“色字头上一把刀,石榴裙下命难逃啊...”

城郊的小路上,一身破烂的萧白慢吞吞走着,单手扶着腰,一脸苍白,止不住的叹气。

去年的某一天,他莫名其妙穿越到一个修仙的世界去了,当天就被某个大宗门带走,经过测试,灵根天赋好的爆表,直接成为掌门的关门弟子。

经过一年苦修,终于突破至先天境界,获得师父的认可,并将宝贝女儿许配给他。

看似光明坦荡的前途正在和他招手,然而事情并没有那么简单——

新婚当夜,美妻使尽魅惑手段,将他活生生给榨干,一身修为毁于一旦,最后还被扔下悬崖。

等他再一睁眼,发现回到了原来的世界,身上的衣服也是从垃圾堆找来的,散发着难闻的臭气。

“莫名其妙消失了一年,也不知道妈妈怎么样了...好在四肢健全,就是虚了点,调理调理估计能恢复过来...”

萧白默默寻思着,忽然被身边的人拍了一把:

“小乞丐,你过来一下。”

只见一个青年站在路边的小树林外,有些紧张地看着他。

“来,这钱你拿着。”

青年从兜里掏出一张十块钱的毛爷爷,塞到萧白手里,然后说:“我要进去办事,你在外面帮我放个风,等会我出来再给你二十!”

说完拍了拍萧白的肩膀,转身就钻到小树林里去了。

“鬼鬼祟祟的...”

萧白摇了摇头,正准备直接走人,忽然听到小树林里传来说话的声音。

“哥,这妞看起来弱不禁风的,力气好大。”

“妈的,早知道弄点迷药来的...赶紧把她嘴巴堵上!”

“救命、救、唔唔!唔唔!”

最后那声挣扎叫声很尖细,一听就知道是个女的。

萧白微微皱眉,转身往树林那边打量,只见三四个打扮花哨的青年将一名女生摁在地上,那女生剧烈地挣扎着,白皙柔嫩的脸蛋上挂满了泪痕。

这个女生穿着很清凉的休闲装,露脐体恤衫,修身牛仔裤,玲珑曲线被完美的衬托出来。

“长得好看,身材有料,确实是个尤物啊...”

萧白默默寻思着,不禁皱起眉来。

这倒不是因为他的正义感被激发了,在修真界的那三年,他早就见惯了各种明枪暗箭、尔虞我诈,能活下来全靠掌门的那一句叮嘱——不要多管闲事。

之所以皱眉,而是因为这一幕让他回想起新婚那夜的场景,不仅脸色变得苍白,心中还涌起一股恶心的感觉。

这时,几名青年已经撕下了女生的体恤衫,现出一抹嫩白。

“啧啧,看不出来,这个女学生还挺有料啊...兄弟们,咱们今天可以享福了...”

听到这些放浪形骸的语声,萧白的脸色越来越差,正准备走人,忽然发现有什么不对劲。

这个女生,怎么看起来蛮眼熟的?

如果没记错的话,他原先在读高二年级,班上有个女同桌,人长得漂亮,家里也有背景,被誉为学校三大美女之一。

不过她在萧白面前总是一副生人勿扰的高冷模样,即使是同桌,也没说过话。

“不会吧...她是我那个美女同桌...柳瑶?”

萧白又确认了一下,对方好歹也是认识的人,就这么走了不太好吧?

这时,几个青年已经将柳瑶四肢捆得严严实实,都准备开始脱衣服了。

就在他一双手即将碰到柳瑶的时候,萧白终于忍不住了,大声喝道:

“住手!”

虽然他中气不足,但这声吼还是蛮有震慑力的,一帮人吓得赶紧停止了动作。

“汗,原来是个小叫花,去把他打发了。”

见是个衣衫褴褛的小屁孩,流氓头头摆了摆手,招呼一个青年过去。

“快给我滚!”

那青年瞪着眼睛走了过来,伸手一推,萧白往后酿跄两步。

“找死?”

萧白猛地一巴掌甩了过去,尽管身体虚弱,但毕竟也是有着修炼功底的,一巴掌力量远超成年人,直接将那青年掀翻在地,当场昏了过去。

为首的青年一愣,赶紧叫道:“给我打死他!”

另外两个人围了上来。

萧白单手扶着一棵树,呼吸很粗,刚才那一巴掌动用了全力,让他的身体有点吃不消了。

如今他不过一介凡人,而且肾精亏损到不能再亏,即使战斗经验丰富,也心有余而力不足。

两个青年与萧白对峙着,一副跃跃欲试的模样。

“来,来打我啊。”萧白学着电影里的桥段,挑衅道。

果然,一个青年挥拳砸了过来。

萧白冷然一笑,一拳击出,如同流光幻影般,砰的一声,将人打倒在地。

第二个青年吓得跌坐在地,那边老大的脸色也十分难看,颤抖着声音道:“我...我身上有刀,你别过来来!”

萧白懒得跟他墨迹,再加上身体已经没有力气了,于是喝了一声:

“滚。”

几人对视一眼,大概是感觉惹到的人不简单,于是连滚带爬地跑出了小树林。

萧白舒了口气,慢慢走了过来.

柳瑶显然也发现了他,眼眸中闪过一丝惊奇,不禁喊了一句:“萧白?”

萧白脸色苍白地点点头,低头帮她解开束缚。但是麻绳的结系得很紧,他居然解不开,笨手笨脚地还在人身上摸了几把。

“你、你想干嘛?快帮我解开啊!”

柳瑶满脸的惊慌,心中涌起一股不祥的预感。

这个屌丝看似是英雄救美,原来也是个卑鄙小人?

萧白微微皱眉,说道:“你别动。”

一听这话,柳瑶又开始不安分地挣扎,白嫩嫩的身体宛如一条美味的江鲢,胸部有节奏的晃动起来。

“我说了,你别动好不好?”

看到这一幕,普通男人肯定都血脉喷张了,但萧白的脸色却越来越苍白,胸口那股恶心感觉强烈无比。

但萧白越是这样说,柳瑶越是感到躁动不安,身体更是个挣扎不停,樱桃小口中还隐隐发出娇喘声。

“唔...”

终于忍受不住,萧白张口呕出唾沫和胆汁,都流在柳瑶的胸口,还沿着沟痕滑了进去。

“你恶不恶心啊!”

柳瑶怪叫一声,满脸地厌恶之色。

萧白坐在她身上,好不容易缓过气来,没好气地说:“被恶心到的是我。”

“喂,你这个屌丝,要不要点脸啊?信不信我报警把你抓起来!”

这一下柳瑶就不乐意了,最让她引以为傲的身材,居然被一个下流的屌丝给嫌弃了?

“行,我不和你争了。”

萧白压下心中怒气,起身坐到一边去休息。

“那些修炼的功法我好像还记得...尝试着修炼一下吧,没准行呢。”

他盘起两腿,开始静静吐纳起来。

就在这时,耳边听到柳瑶的声音:

“喂,你在干嘛呢?”

萧白扫了她一眼,只见她以四肢被捆绑的姿势坐在地上,身段妖娆,凤眼明眸,神色看起来淡定了不少。

只是这模样,这身材,不禁又让他想起了那个让自己差点万劫不复的美妻。

“唔...!”

萧白强忍着没有干呕出来,赶紧转过头去,专心打坐修炼。

过了五分钟,他慢慢睁开眼睛,不禁叹了一口气。

这里果然不是修仙的地方,天地灵气简直微乎其微。

不过也不是完全没有,还是让他吸收了一部分,恢复了点气色。

萧白站起身来,重新去帮柳瑶解开绳索,目光低垂着,尽量不去看她上半身,一副非礼勿视的君子模样。

“好了。”

柳瑶小心翼翼地整理了一下衣服,用纸巾把胸口的呕吐物擦干,然后看了看萧白,奇道:“你失踪一年,原来是入丐帮学武功去了啊?”

萧白看了她一眼,奇怪地说:“丐帮学武?”

“什么啊?”

柳瑶黛眉微蹙,仔细打量了几眼这个昔日的同桌,只见他衣衫破烂,但是皮肤却很干净,而且眼神中带着一丝深邃的神采,让人有些看不透。

她忍不住埋怨道:“去年你忽然失踪,怎么找都找不到,害得我被问了十几次话...也不知道谁传出来的消息,说你向我表白被拒绝,承受不住打击就跳河了。”

“这都什么鬼...”

萧白摇了摇头,不想去理会这些破事,在他眼里,家人才是最重要的。

他刚起身准备走人,忽然听到柳瑶有些犹豫地说:

“额...你还不知道吧?你家里好像出事了耶...”

“你说什么?”

听到这话,萧白神情猛地一变,立刻走了回来。

对于萧白而言,他好不容易从修真界活着回来,别无所求,只希望自己的母亲平安无事而已。

但昔日的美女同桌,柳瑶却突然说出这样的话来,怎能不让他着急?

“额...是这样的,你听我说。”

被萧白这般盯着,柳瑶感觉非常不自在,皱了皱小鼻子道:“你失踪这一年来,你妈妈经常会到处找你,就在前几天,在城南被一台车撞了...”

萧白脸色一白。

又听到柳瑶接着说道:“不过及时送到中心医院动了手术,已经度过了危险期,现在情况还比较稳定。”

萧白闻言,悬着的一颗心终于松了下来,直接掉头就往市区方向走。

“喂!”

后面柳瑶赶紧喊住了他道:“你去哪啊?”

“医院。”萧白头也不回地答道。

“你是不是傻啊!”柳瑶气得跺了跺脚,嗔道:“这里离市中心有五六十公里呢,你准备走到明天去?”

说着,柳瑶三两步追了上来,抓住萧白道:“跟我来,我开车带你去。”

二人穿过树林,来到路边时,就看到一台红色的小跑车停在那。

柳瑶不仅人长得漂亮,家境很也非常好,虽然还在上中学,家里就给她配了一台车子代步用。这台车是奔驰CLA系,虽然不是什么名贵跑车,但小几十万的价格,放在当地也算是很少见的了。

曾经的萧白,与校园里许多男生一样,憧憬着能够获得柳大校花的青睐,幻想自己可以坐上这台奔驰豪车。

但现在真的坐在上面,他却一点激动的心情都没有,只是注视着路边飞逝的景物,一颗心早已飞往中心医院,落在自己的妈妈身上。

见萧白一直沉默不语,柳瑶一边开车,一边用美眸扫了他几眼,撇撇嘴道:“刚才的事...谢谢你啦。”

“不客气。”

萧白一脸平静,仿佛自己只是做了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一样。

“哼。”

柳瑶轻哼一声,显得有些傲娇,心想这小子,一年不见,怎么和以前完全不同了?竟然对自己这个大校花都爱答不理的?

不过见萧白表现得那么高冷,柳瑶只能撇撇嘴,专注于开车。

很快,中心医院就到了。

白衣悠悠 说:

新书起航,如果看着不错,各位看惯老板们请点个收藏,后续故事更加精彩!

举报

热门好书,快上车!

  • [现代]我的22岁小娇妻
  • [现代]我被自己附体了
  • [现代]天生王者
  • [现代]龙王霸婿
  • [现代]重生之都市至圣
  • [现实]山村小神医
下载黑岩阅读APP,红包赠币奖不停
+A -A
目录
设置
评论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