镇魂碑

第4章:黑狗斗邪猫 领取口令

发布时间:2018-12-19 22:47:54

一路跑去,到处都是伤痕累累的邪猫。它们终究抵挡不住黑狗的凶悍,被追的上天入地,狼奔兔脱。

甚至还有一些邪猫被吓破了胆子,慌不择路之下竟然撞到了我面前,被我飞起一脚,直接踹进了墙角里。

邪猫通灵,知道我不好惹,,瘸着腿就往村外跑。我也没理会它们,三步并做两步已经跑到了棺材房门口。

门口的空地上一片狼藉,腥臭的血液和死去的黑猫横七竖八的躺在地上,原本摆放整齐的桌子已经翻了,引魂香被踩灭,摄魂铃也被砸的四分五裂。

我来不及心疼自己的东西,眼睛一扫,已经看到了蹲在角落的周平。

周平背对着我,身子不断地颤抖,似乎已经吓破了胆。我也没怪他,毕竟昨天晚上之前他还是一个新时代的大学生村官,哪里见过这种场面?

于是我耐着性子喊了他两声,想要安慰他一下,然后抓紧时间去追白毛僵尸。不成想周平却背对着我不肯转过身来。

我心中隐隐有一种不好的感觉,就把短棍拿在右手,慢慢的走到了周平背后。我拍了拍他的肩膀,说,老周?

这一拍他的肩膀,周平才转过身来,不过他的样子却吓得我连连后退,瞬间倒吸一口凉气。卧槽,这才离开多长时间?他怎么变成这副模样了?

就像是中风了一样,周平口角歪斜,双眼外翻。脸上的肌肉紧紧地扭在一起,连五官的比例都失调了。若不是他穿着周平的衣服,我甚至都不敢相信这就是当初那个意气风发的大学生村官。

而且他神智都似乎不清楚了,嘴里留着哈喇子,傻笑着说,白衣服,白衣服,真好看!

我当真是又惊又怒,周平这模样,分明是被厉鬼给吸了魂!镇邪笔记上说的没错!活人哭,死人笑,主天下大乱,邪祟横生!

定然是趁着去抓白毛僵尸的时候,有厉鬼悄悄的摸了进来,恰好遇到落了单的周平。

今天出的这趟活还真是让我焦头烂额,不但白毛僵尸跑了,甚至还冒出了厉鬼吸人魂魄。事情闹成这样,我必须要承担所有的责任。

我从腰间的袋子里摸了一下,拿出一块散发着清香的软膏,封住了周平的泥丸宫。

泥丸宫是道教的说法,佛门称为顶门梵穴,医学上则称为松果腺体。据说是人刚出生,头盖骨最薄弱的地方。

那只厉鬼就是偷偷破了周平的泥丸宫,吸了他魂魄,被我封住泥丸宫,就会阻止残余魂魄的外泄,若是能及时找到周平被吞的魂魄,当可以让他恢复过来。

周平被我封住泥丸宫后就躺在地上呼呼大睡,这样倒好,起码不用疯疯癫癫的说那些不着调的话。

忙完了这一切后,我才拿出手机,拨通了我家老板的电话。

出了这档子事,已经属于重大事故了,不管如何我都要跟老板汇报一声。

电话响了好几声才接通,对面的信号不是很好,断断续续的,似乎还有狂风在呼啸,以至于张无忍跟我说话都不得不扯着嗓子喊。

我这人向来干脆,自己既然把事情弄乱了,也不为自己开脱,张口就说,老板,这边出事了。

张无忍很有耐心,他仔细听完我说的,然后沉默了好久。过了好一会儿,他又问了我一下,确定是僵尸穿衣,死人笑?

我对自己的这双眼倒是十分信任,所以斩钉截铁的说没错!

张无忍又说,你解开周平的衣服,看看他肌肤下面,是不是有黑色的血管微微暴露?

我伸手解开周平的衣服,果然发现他身下的皮肤,有无数黑丝在身上蔓延。那些黑丝其实都是贲张的血管,只不过血管里面的颜色却是黑色。

当时我就吃了一惊,老张这也太料事如神了?他身在罗布泊沙漠,对这里却仍然了如指掌。这份见识当真是让我钦佩无比。

张无忍那边沉默了很久,若不是我仍然能听到呼啸的狂风,还以为他那边信号不好断开了。过了好一会儿,张无忍才跟我说,老四,这事既然是意外事故,咱们的责任不能推脱。当务之急不是去抓那只白毛僵尸,也不是追那只吞魂厉鬼,而是先把人救了。

我说,先救人是肯定的,但是老板,你好歹给我拿个主意?

张无忍说,现在天才刚黑,你去一趟辛集市,找一个叫做皮革的老头,去跟他借一下招魂幡,你就说是我介绍过去的。

但是这老头性格比较乖戾,喜怒无常,脾气暴躁,东西不是很好借。但你要是想帮周平,就必须要用他的招魂幡。

招魂幡其实我们店也有,但既然老板专门要我去一趟辛集,说明那人的招魂幡有独到之处。

想想也是,周平的魂魄是被不知名的厉鬼吞的,寻常招魂幡哪里能招的回来?至于老板说那老头性格乖戾,却不在我考虑之内,干驱魔人这一行的,救人乃是第一目的,他就算是再不讲理,总不能违反职业道德吧?

于是我满口答应,说,老板,您放心好了。事情既然是我的疏忽造成的,这事我会办的妥妥当当!

张无忍那边嗯了几声,紧接着就是一阵刺耳的杂音,隐约之间,我似乎听到何中华在那焦急的说了一句。依稀是:快点!尸气太浓!他们怕是扛不住了!

紧接着电话里就是一阵忙音。

我仔细回味了何中华那句话,然后轻轻摇了摇头。我家两位老板神龙露首不露尾的,经常几个月几个月的不在店里,看他们的机票,还经常跑新疆库尔勒一带,每次回来都伤痕累累,神色郁郁。

而且这种情况已经持续三年了。

我不知道他们到底在忙些什么,好几次都想仔细问个明白,张无忍却总是意味深长的跟我说,这种事不要问,等我什么时候有资格知道了,自然而然的就知道了。

其实我在阴阳店铺三年,老张和老何都是把我当亲兄弟来对待的,唯独这一点让我很不满意。要知道我也算是见过风浪的人,圈子里的奇闻异事也知道很多,怎么就没资格知道那些事?

顿了顿,我把这些事抛在脑后,然后把周平背起来,塞进了那辆小皮卡上。发动车子后我就带着他直奔市里。我只有一夜的时间,周平以后会不会变成一个傻子,就要看今晚那个皮革老头愿意不愿意了。

至于村里的烂摊子,明天再收拾就是了。反正那白毛僵尸被我用融尸水来了一下,估摸着也是元气大伤,轻易不敢出现。

这辆小皮卡虽然破旧了点,但开起来却动力十足。我把车拐到了石黄高速,踩着油门一路狂奔。没走多久,手机就叮咚一声,一条短信蹦了出来。

短信上写的是一个地址,还有一张黑白照片。那张照片是一个面目阴沉的老头,他满脸皱纹,额头上绑着一条白布,像是在给人戴孝一样。

他这幅苦大仇深的模样再配合上黑白的颜色,像极了殡仪馆里拍摄的遗照。

驱魔人长得奇形怪状的挺多,所以我也没觉得意外,只是记住了那个地址,然后就开车狂奔。

晚上的高速公路上车辆很少,我的车技又是出了名的好,只用了两个多小时,就从太行山跑到了华北平原。

老头名叫田伯,是个做皮革的个体户。辛集是有名的皮革城,就是依靠这一产业,养活了不知道多少人。

类似田伯这样的个体户其实很多,大部分都是以家庭为单位的小作坊。但是田伯却跟其他皮革加工户不一样,他主要经营的是人皮。

在驱魔圈子里,人皮其实有很多用处,不管是驱邪,镇宅,还是引魂,聚鬼,都离不开人皮。一个手艺高超的人皮制造者,更能满足大部分驱魔人所需。

按照我的推测,张无忍要我借的招魂幡,很可能就是人皮制造的。

张无忍 说:

明天开始一天2更,分别是中午12点和晚上9点。3万字以后每天3更。

举报

热门好书,快上车!

  • [现代]神级外卖狂人
  • [现代]亿万年醒来
  • [现代]00后地师
  • [现代]我有一方世界
  • [现代]我真不想努力了
  • [现代]修罗战神在都市
下载黑岩阅读APP,红包赠币奖不停
+A -A
目录
设置
评论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