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我的阴差老婆

第3章 人命关天 领取口令

发布时间:2018-12-28 20:29:35

柳半仙口中的阴差。

是替阴曹地府在阳间办事的凡人。

一般这种人的前世要么积德行善,要么功德无量、为人正直才有机会谋得其位。

有些阳宅里供奉着神像,鬼差无法进屋缉拿魂魄,这时候他们可以自由进出,通畅无阻,因为他们还是活人,只不过是灵魂出窍。

这便解释清楚秦娜假死的原因。

那天是到地府下面报道去了。

才出现这种乌龙事件。

道士自作主张用秦娜的贴身物品下阴招,一切依照阴阳五行逆天招婿,随随便便的毁婚会引来天谴或者反噬,这后果他肯定明白。

只是他道行不够。

算不透秦娜的前世今生。

怪不得现在他不敢再自作主张,怕得罪阴差。

可柳半仙偏偏不吃这套。

不管是生是死。

势必非要奉天成婚。

后来才知道,其实柳半仙是带着一点私心的。

于是,道士和其他人都眼睁睁看着秦娜。

她家人的意思是,既怕报应,也怕柳半仙胡搅蛮缠,秦娜也早早到了谈婚论嫁的年纪,不过身份特殊了点,只能由她自己决定。

秦娜的相貌,大家有目共睹。

在这物欲横流的社会,凭着这一副相貌,只要点点头,嫁入豪门,过着不愁吃穿的生活完全不在话下,他们的目光不由自主的全都转移到我身上。

有句话叫,丑媳总得见公婆。

现在只不过是倒反了过来。

柳半仙点点头,让我摘掉帽子口罩和墨镜。

我很痛苦。

甚至有种破门而逃的冲动。

站在那里一个劲的发呆。

道士有点不耐烦,皱着眉头:“屋子里就我们几个人,一个大男人怕什么,看看又不会吃亏。”

柳半仙反讥他:“催什么,你也得罪不起他。”

道士鄙夷的哼了一声,不再说话。

秦娜的妈妈也附和道:“别害羞,我们不是什么有钱的大户人家,不会势利眼,让我家秦娜看看,她愿意了,以后你们好好一起过日子……”

由始至终。

秦娜的目光也一直紧紧盯着自己。

这让自己内心五味俱全。

不过更多的,是自卑作祟罢了。

柳半仙拍拍我的肩膀,安慰道:“有我在!”

我缓缓的摘下帽子。

摘下眼睛。

摘下口罩。

几秒的时间犹如过了一个世纪般漫长。

死寂……

屋子里一片死寂。

不用抬头看,也能想象出他们惊恐的表情。

嘭的一声。

那道士见到我相貌那一刻,忽然瘫坐在地上。

连一个半百老头都被吓成这样。

何况秦娜。

柳半仙看着他们叹气道:“这孩子天生就长了一张阴阳脸,随他外婆姓,二十四岁,叫苏阳。人挺善良老实,只会闷声干活,就是不善交际。”

秦母和秦父皱着眉头看着我,又看看秦娜。

两人不断面面相觑,吞吞吐吐的说:“这…这……”

不用说出来,我也知道他们无法接受。

我重新戴上墨镜和口罩。

哀求柳半仙:“我不想呆在这里,回去吧。”

柳半仙点点头。

转头对道士说:“你之前觉得苏阳配不上阴差身份的秦娜,现在不知道你看了之后,还会不会狗眼看人低?”

他偏过头又和秦娜的父母说:“过两天我再过来和你们选吉日,商议一下摆酒的事情。”

“摆酒?我们还没答……”

“这婚是天赐良缘,结定了。”柳半仙打断:“我知道你们嫌弃苏阳的长相,毁这段婚姻有什么下场,等会道士会告诉你们。”

柳半仙说完,拉着我就走。

回去的路上,我的心情很糟糕。

刚才那番话,分明是柳半仙在威胁他们。

既然别人嫌弃不同意,那就算了。

弄得自己像头饿狼一样。

见到食物就猛咬不放。

走着走着……

柳半仙突然问:“你觉得秦娜漂不漂亮?”

这……

一时之间,问得我哑口无言。

柳半仙呵呵一笑,一双眼睛仿佛能看穿我的想法,他说:“安心等着做新郎吧。”

实话实说,我很害怕。

却也很期待。

往后几天里,柳半仙似乎忙得不可开交。

但看得出,他很高兴。

四月十五号,让我害怕又期待的日子真来了。

虽然我并不知道秦娜答应的原因。

柳半仙的院子张灯结彩,突然来了许多人。

可我一个都不认识。

后来才知道是他花钱请的人来帮忙办婚事。

有的摆桌。

有的杀猪。

有的做菜。

我在屋子里,透着门窗看他们忙得不亦乐乎。

柳半仙替我做了一套黑色西装,站在镜子面前,他夸我穿得多帅气,然而我的注意力全在自己那张阴阳脸上。

我时常在想。

如果我是一个正常普通人,那该多好啊。

这场婚宴办得极其隆重。

不仅敲锣打鼓,就连鞭炮都比别人结婚时多两倍,噼里啪啦的烧个不停,仿佛在告诉方圆十里的人知道,快来看呀,这里有个阴阳怪胎结婚。

那时候家里并没有四个轮的小车。

只有一辆柳半仙平时出门骑的电动车。

一般结婚讲究排场。

哪怕没车,也可以去外面租嘛。

不,柳半仙没有去租什么奔驰宝马。

而是借来一匹马。

一匹真马。

就像古时候一样。

我骑着马走在前头,轿子在后面跟着。

慢悠悠的走在乡间路上去接新娘。

这一路热闹非凡。

唢呐声、敲锣打鼓还有鞭炮声。

引来无数围观的人群。

他们的眼睛无时无刻不在盯着我的阴阳脸,看到那些陌生人在品头论足,露出嬉笑的表情时,我几乎有种随时昏厥的感觉。

若不是柳半仙全程跟在旁边。

我真会做出弃马而逃的举动。

这一路,简直度日如年。

千辛万苦到了秦晴家门口。

她家所有的亲朋好友都聚集在外面,就连道士也在,他恭恭敬敬的向我贺喜,完全没有那天目中无人、嚣张跋扈的态度。

反观秦娜的亲属,大多闷闷不乐。

眼里透着一股轻蔑。

好像都在说,怎么会嫁给一个怪胎?

柳半仙扶着我下马。

向着屋里高呼一声:“接新娘咯……”

半分钟后,穿着旗袍、戴着红盖巾的秦娜缓缓出门,在一个婆婆的搀扶下上了轿子。

在轿子抬起的时候,秦母哭得肝肠寸断。

那一刻,我好想拿块镜子看看自己的脸。

此时到底在笑,还是在难过。

柳半仙和道士一路上兴奋的高谈阔论。

那天明明还互相看不起。

今天却像一对久年未见的老朋友。

道士究竟和秦娜和她家人说了什么,才会答应这门婚事?我觉得自己身上隐藏着一个秘密,一个让他们不得不妥协的秘密。

回到柳半仙的家,酒席桌已经把院子外面都摆满,基本上都是秦娜那边的亲朋好友。

她朋友真的很多,很多。

可见秦娜的人缘有多好。

在准备拜高堂的时候,发生了一个意外。

有一个长得气质出众、相貌堂堂的高个男人突然闯进来,当场发酒疯。

指着秦娜哭丧着脸质问她:“为什么不接受我,我到底哪里不好?要车有车,要房有房,事业有成,为什么选一个你自己不喜欢的怪胎?这是为什么,为什么,给我一个解释……”

柳半仙阴沉着脸,“他喝醉了,快拉出去!”

高个子的朋友手忙脚乱的要拉出去,不料这男人力气极大,轻而易举甩掉其他人,冲过来朝我狠狠踹了一脚,骂道:“丑八怪,你配不上秦娜,呸!”

我被他这一脚踹得人仰马翻。

屋子里顿时一片混乱。

更多人一拥而上,死死的把高个男人制止住。

一旁的道士和柳半仙,两人的脸色突然变得苍白,赶紧搀扶着我起来安抚情绪,不断说着什么:“千万别生气……”

“他闹酒疯而已……”

“会死人的……”之类的话。

可我已经气得一句都听不进去。

这场婚事闹得人尽皆知,谁都知道这里住着一个畸形怪胎。

受尽嘲笑讥讽,他把我多年压抑在心里的那份自卑痛苦批得体无完肤。

我狠狠的盯着那高个子男人。

只有他死了,才能消除这心头之恨。

举报

热门好书,快上车!

  • [现代]无敌赘婿
  • [现代]都市之战神无双
  • [悬疑]凶楼
  • [现代]都市之至尊王座
  • [现代]超级神瞳
  • [现代]都市之战神之王
下载黑岩阅读APP,红包赠币奖不停
+A -A
目录
设置
评论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