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一个天师

第三章:收你当关门弟子 领取口令

发布时间:2019-06-12 22:44:00

顾云抽回了放在司马允胸口肉门穴上的手,居然开始解自己衬衣的纽扣。

“住手,你再解一颗纽扣试试,劝你见好就收,别得寸进尺,不然我做鬼都不会放过你。”

司马允瞪大了恐惧的眼睛,赶忙挣扎蠕动着身子。

“消停点,我嫌热而已。”

夏季的天气干燥炎热,顾云汗流浃背,只是想解开两颗纽扣凉快凉快。

方才的推拿只是运用道气,达到封印效果,接下来的清除才是关键。

谁知道刚消停的司马允又乱动起来,让他完全没法集中注意力,不禁火冒三丈。

看着顾云横眉竖眼的模样,司马允委屈巴巴的眨眨眼睛。

平时这窝囊废尽管见色眼开,但从来都是缩头缩脑的,今天怎么跟变了个人似的,凶起来这么可怕。

“嗯……”

司马允感觉到顾云放在自己胸前的手力道加重,除了伴随着如针扎的刺痛之外,紧接着胸口的绞痛感便烟消云散,全身也恢复了力气。

“大功告成!”

顾云收回道气,擦了擦汗水。

“你……你们在干什么!放开允儿,顾云,你王八蛋!”

一道错愕的女声,带着难以遏制的愤怒,从门口传来。

听到这熟悉的声音,顾云嘴角猛地抽搐。

艰难的扭动头看向门口,目光迎面跟咬牙切齿的慕希芸隔空碰撞……

“希芸姐,听我解释。”

顾云面色讪讪,裆下蛋疼。

“希芸,你……你回来了!”

沙发上的司马允,也回过神来,赶紧跳起,尴尬的整理凌乱衣裙。

“允儿,他是不是对你霸王硬上弓?”慕希芸义愤填膺的说道。

“不是……窝囊废他……”

司马允又羞又恼,吞吞吐吐的想解释,却急切中一时无法组织语言。

“允儿,别说了,你不用因为我而委曲求全,该报警报警。”

慕希芸贝齿轻咬着嘴唇,精致的俏丽,被抽干了血色,苍白无比。

她缓缓转身,死死盯着顾云,眼神从未有过的愤怒。

“以后我跟这混蛋没任何关系。”

“希芸姐,不是你想的那样,我是在救她!”

顾云低沉着嗓音,无奈说道。

“救允儿?这么蹩脚的借口,你当我是傻子?我算是知道了,狗永远也改变不了吃屎。”

慕希芸眼眶湿润,仿佛随时都会有泪水浸出。

“希芸,窝囊废他没骗你。”

司马允着急开口道:“我刚才老毛病犯了,又没带药,他真是在给我治疗,并且我现在感觉自己好多了。”

“什么?”

慕希芸一张俏脸顿时大惊失色,嘴巴张的像是能够吞下一个鸡蛋。

司马允的老毛病,她也知道,据说找了不少名医圣手都束手无策。

居然被顾云搞定了?

“我发誓是真的。”

司马允郑重其事的举起右手放在胸前。

慕希芸闻言,脸上表情极为复杂。

她知道这位好闺蜜向来看顾云不爽,不可能帮后者骗自己。

顾云会医术?自己怎么不知道?

“那啥,希芸,我有点事先走了。”

司马允吐了吐舌头,怯怯的说道。

本来是打算约好闺蜜出去逛街,谁知道碰见这种事。她就算再没心没肺,也知道不适合再待下去了。

等司马允走出别墅,慕希芸走到顾云身边,冷冰冰说道:“我误会你了,向你道歉。”

“这么点小事都要跟我道歉?”

顾云咂舌,对于眼前这位接盘来的未婚妻,尽管已经同居一个多月,但两人相处的却好像陌生人。

慕希芸没理会他,甚至没再多看一眼,踩着一双恨天高,径直上了二楼。

哐的一声,听见慕希芸关门的声音,顾云苦涩的笑了笑,想改变这位未婚妻对自己的看法,似乎任道而重远啊。

“麻痹,居然有点头晕!”

顾云身躯一个踉跄,那样子就像喝醉酒似的。

帮助司马允祛除体内阴气,极为消耗精力,再加上开启天眼,以他刚入道的修为,难免有些吃不消。

“前世莫名其妙被人沉尸海底的遭遇,我可不想再重温一次,看来得抓紧时间修炼才行。”

这是顾云躺在床上的最后一个念头。

一觉醒来,已经是第二天中午。

“咦。”

出了卧室,顾云看见茶几上放着一张信封,还有纸条——‘里面有两万块钱,留给你当生活费。’

顾云挠了挠头,不由苦笑,现在自己活脱脱成了小白脸!

拿上钱,他出门拦了辆出租车,去市中心购买了一批药材,两万块钱花的一干二净。

“钱真是不够用啊,买了些灵芝、雪莲花,钱就花的叼毛都不剩,并且只有几年药龄,聊胜于无。”

回到别墅,这片别墅区在睦洲极为知名,空气清晰,依山傍水,背靠5A级景区青城山。

顾云简单准备了一下,便来到青城山找了块空地盘腿坐下,将药材握于掌心,开始运转《道君术》。

随着他双目紧闭,周围方圆百米的道气,尽数他聚集而来,连带着药材蕴涵的药力,也尽皆被他吸入体内。

“巅峰时期,我随便吞吐就能吸收百里道气,铸成道宫也不在话下,如今这却是我唯一能施展的聚道秘术。”

心头有些感慨,这一修炼,只见烈日西下,天空渐暗。

当一缕穿过云层的月光打在顾云脸上的时候,他才陡然睁开双眼,眼眸金光涌动,屈指一弹,一道劲风吹过。

“咔嚓!”

跟前一颗婴儿手臂粗细的柳树,拦腰而断,切口平滑且光整。

“半天的时间修炼到了练气三重,四个月内或许就能突破练气境踏入筑基境。”

站起身,顾云轻轻活动了一下身子,顿时发出噼里啪啦的炒豆子声响。

“真是一个好苗子,没曾想出来闲逛,居然还能碰见一个绝佳的习武奇才!”

就在此时,一声惊叹传来,走出一个身穿黑衣的老头。

这老头留着山羊胡,浑身起息内敛,不过顾云能感觉到他身体里隐藏的强悍力量。

而在他身后,还跟着一个青年,青年留着寸头,满脸倨傲之色。

“不错,不错啊!”

老头摸了摸自己的胡子,一双眼睛不停扫视打量顾云。

“有病!”

顾云眉头一皱。

这老头看着自己,眼神贪婪,莫不成有什么龙阳嗜好?

“放肆,注意你说话的语气,你可知道,站在你身前的是谁!”

寸头青年上前一步,厉声呵斥顾云,“耳朵竖起来听好,他可是……”

“打住。”

“我不知道他是谁,也没兴趣知道,麻烦离我远点。”

顾云直接打断了对方。

青年表情一滞,明显没料到这小子竟然会说出这话。

“哈哈,无碍,你我相逢定是缘分。年轻人,你天资不错,并且正是练武的适当年纪。你要是有心,我便收你当个关门弟子吧!”

黑衣老头笑呵呵道。

若是换成其他人,绝对把这老头当成精神病了。

但顾云却是知道,这老头才不是什么精神病。

他的体内,确实蕴涵了一股力量。

可惜。

顾云乃是修道者,前世更有帝师的称号,他的手中,可是培养出几位称霸蓬莱的道君。

收他当关门弟子?

即便是上古仙人也没这资格。

“没兴趣!”

顾云迈腿就要离开。

“站住!”

青年身影闪烁,眨眼间便到了顾云的面前,“我师父可是货真价实的武者,可以被他收为关门弟子,是你的福分机缘,没见识的小子。”

“你懂个毛线,让开!”

顾云没了耐心,冷声说道。

这青年跟个白痴似的,在他面前自作聪明,让顾云颇为不悦。

“我看你压根儿不明白什么是武者吧,你可知道,武者代表着什么?”

“不知道,也不想知道。”顾云语气平淡。

可恶!

青年很想狠狠给顾云几耳光,这个小子,说话实在太呛人。

“哼,你知道什么,武者分为武师,武将,武宗。就算初入武师领域,那也是千万富豪奉为上宾的人物,而到了我师父这高度,更是无数达官贵人,挖空心思想要招揽的存在!”

“小子,现在你清楚自己在跟谁说话了吗?无知!”

青年傲娇的俯视着顾云。

他自信,自己这番话,定能迎来对方的瞠目结舌,颠覆对方的世界观。

他迫不及待想看到,这个毛头小子因为自己无知而懊悔的表情。

“滚开!”

顾云语气冰寒。

“你!”

青年懵逼了,这个小子,听了自己的话,居然还敢这么嚣张。

“行,我今儿就让你涨涨见识,武者的力量究竟有多强悍!”

青年冷冷说道,眼中燃烧着愤怒的火焰。

顾云的眉头微微皱起,他是真的不耐烦了。

若是放在蓬莱,他早就一脚踹死眼前这家伙了。

脑子有坑!

而且坑不少。

“记住,我叫谢春阳,是我师父霍翔勇新收的关门弟子,尚未踏入武师领域,但教训你也绰绰有余了!”

青年骄傲的说完,双手捏成拳头,迅猛朝着顾云打来。

举报

热门好书,快上车!

  • [现代]龙门赘婿
  • [现代]都市为婿
  • [现代]总裁老婆请饶命
  • [现代]我!降临地球
  • [现代]女神的上门狂婿
  • [玄奇]麻衣神算子
下载黑岩阅读APP,红包赠币奖不停
+A -A
目录
设置
评论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