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棺夜行

第39章 瞎子的秘密 领取口令

发布时间:2015-08-23 10:36:49

瞎子又从木屋里面出来,而且这一次出来把门给半掩上,看起来好像是要出门一趟。

这正合我意。

我很想进去看看,这瞎子到底藏着什么秘密!为什么要隐瞒自己的住处。

目送他走远。

我正打算潜进去,突然想到,瞎子要是半道折回来被他逮个正着怎么办?

于是我转道来到路口。

取下背在背后的书包,从里面拿出三根香,用火机点燃后,让三根香交叉竖立住。(大家可以用笔替代试试)

紧接着又从书包里面拿了一个苹果出来。

这是我在省城的长途汽车站买的。

把苹果摆在三香交叉的上面。

拿出一张黄纸,重复四次折叠后,把边角撕下,中间再撕开一条缝,重新摊开就是一个纸人的模样。

咬破手指在纸人的头顶点了一点朱红。

再把纸人靠在三叉香前。

然后再用血在自己的左手的手掌心写了一个‘令’字,等了一会,感觉到掌心的血字微微发热了一下。

心中一喜就往瞎子家走去。

我来到瞎子家门前时,看了眼插在门口的红蜡烛,这到底做什么用啊?不过幸亏点了这根蜡烛,要不然乌漆麻黑的什么都看不见。

可惜这么一点烛火就只能照亮门口,进了屋,还是乌漆麻黑的。

我一进屋就被吓了一跳。

里面发出砰的一声!

有人?

我吓的转身就逃,可未等我逃出来,里面又是砰的一声响,不像是人发出来的,像是木制的门窗碰撞发出的声音。

我停下了脚步。

砰砰!

又是两声。

我好奇的望去,由于屋内太黑,我只看到一个类似柜子的东西孤零零的靠在泥墙边。

是这东西里面发出的声音。

砰砰砰!

越发的猛烈的起来。

好像里面有什么东西挣扎的要冲出来似的。

黑暗中看到如此诡异的一幕,恐惧从心低迅速蔓延开来,心跳不受控制的猛烈跳动了起来,连呼吸也越来越重。

这里面是什么东西……

我大着胆子一步一步的走过去。

等我靠近时才看清,这真的是一个衣柜,是古代的衣柜,整个衣柜都被黄符贴满了。

砰砰砰!!

衣柜的柜门被什么东西从里面一直往外撞。

而且频率很快,也越来越猛。

我能感受到里面传出来的戾气。

奇怪的是衣柜并没有上锁。

照理说一推就能推开,怎么撞击的这么猛烈,柜门还打不开!

这里面到底是什么东西?

我吞了口口水,忍着恐惧,慢慢的伸出双手,想要拉开贴满黄符的衣柜门。

就在我的手马上就要拉住衣柜门上的挂环时,我的左手掌心传来炽热感,就像掌心烧着了一样。

我摊开一看,上面用鲜血写下的‘令’字正发出刺红的微弱光芒。

不好!

小鬼提醒瞎子回来了。

我赶紧从木屋里出来,躲到一旁,没一会,门口出现一个人影,瞎子真的就回来了。

我躲在远处注意着瞎子屋子里的动静,可他是瞎子也不用点灯,声音又听不到,不清楚里面的状况。

等了好一会,不见动静,看样子瞎子今晚是不出门了。

我回到路口把家伙事给收了,以免被瞎子发现,如果他知道有人在他家门口附近使用过阴阳术,一定会起疑的。

我走出小巷后转道去了殡仪馆。

我给瞎子打过电话,那电话确实是殡仪馆的,而且还找到了瞎子,由此可见他应该是在殡仪馆工作,只是隐瞒了自己的住所。

我进了殡仪馆打听了一下,果然,瞎子是在这里工作。

我又问了大概的工作时间。

早上九点到晚上六点,如果值夜班的话隔天早上休息。

问清楚他的上班时间,再想进他家调查就方便了。

回到家里先给老太爷上了香。

这趟远门总算是有惊无险,没有少胳膊缺腿的回来。

林东听到开门声就从屋里走了出来,来到沙发旁坐了下来,问道:“怎么样,调查到什么没有?”

我摇了摇头。

林东指着餐桌上红色塑料袋道:“你还没吃饭吧,我叫了外卖,这份是你的。”

说起来还真饿了。

我一边吃一边看瞎子给我书,我想找找看,书里面有没有提到在家门口点根红蜡烛代表什么。

翻着翻着,我突然想起,问道:“今天,是你答应真暮雪帮她剪掉红绳的第几天了。”

林东道:“好像三四天了吧。”

我道:“遭了,今天晚上她可能会来找你。”

林东吓的眼睛瞪了起来,脸色都变白了,苦着脸道:“你别吓我?”

我道:“我早就说过了,答应了的事一定要做到。”

林东道:“你不是说她被红绳绑住了双腿,哪里都去不了了吗?”

我道:“本来是哪里都去不了,就好比一只猴子被关在笼子里,他本来哪里都不想去,但你偏偏在笼子外面扔了一根香蕉。”

林东道:“我靠,你这什么比喻啊。”

我说道:“道理就是这么个道理,信不信随你。”

林东道:“我信,你快想想办法啊。”

我还记得瞎子是怎么防备让鬼找上门的。

他是先点两根白蜡烛,然后烧符加强白蜡烛的威力,但那是对付强大的鬼,像真暮雪这种程度的鬼白蜡烛足矣,再画下血线。

这样真暮雪就找不到我们了。

可是这么搞总好像有点不道义,毕竟当初林东是自己招惹上的。

可也不能眼睁睁的看着她害林东啊。

我沉思了一下,说道:“我想到了一个办法,与其等她找上门,还不如我们登门谢罪。”

林东点头道:“有道理。”

我道:“既然道歉就要有诚意,可这个点了,没地方买布施。”

不知道算不算是林东运气好,斜对门的稳婆刚去世,小区居委会正在帮她举办葬礼。

有人在烧纸钱,房舍,汽车等布施。

我们就要了一点过来。

没烧掉这还是算阳间的东西,要一点并不打紧,就算是稳婆知道了也不会找我们的麻烦。

毕竟我把她的神龛请回了家。

她算是欠了我一个天大的人情,另外,我们还应承帮她调查她孙女的案子。

拿她这点东西不算什么。

带上东西,我跟林东一起前往宵夜一条街。

这里跟几天前一样,还是那么热闹,人来人往,空气中弥漫着烧烤的烟雾,期间还参杂着孜然的香味。

几个流浪歌手正在卖唱。

我们找到一个角落,把火盆拿了出来,我道:“烧东西给她吧,说两句好话。”

林东捧着烧着的纸钱朝着真暮雪上次站立的方向一边叩拜一边说道:“真暮雪,你的事情我一直记在心上,只不过最近几天事情多,给耽搁了,你再给我几天时间,我会尽快把案子调查清楚,把绑在你尸体双脚上的红绳剪了,让你能够去投胎。”

然后还特别诚心的放进火盆之中。

林东不停的往里面扔纸钱,一边道歉,诚意十足。

火盆里的纸灰越来越多。

突然一阵猛烈的风吹来,吹的黑灰漫天飞扬。

而在火盆里的积灰竟然逆时针旋转了起来,旋转的速度在慢慢的加快,然后诡异的往上升起。

在火盆里形成一个小飓风。

林东吓的一屁股跌坐在地,双脚拼命蹬着往后退。

我看了也吓的寒毛直竖。

林东舌头僵硬的道:“鬼,鬼啊……”

我道:“真暮雪不肯原谅你,看样子,她不要布施。”

相比起自由,钱就显得不重要了。

林东额头冷汗直冒,手脚都哆嗦的道:“那怎么办!”

我沉吟了一下道:“不知道行不行,再试试吧。”

举报

热门好书,快上车!

  • [现代]龙王赘婿
  • [现代]狂婿
  • [现代]重生之拒绝扶弟魔
  • [现代]神级小农民
  • [现代]都市东域战神
  • [现代]第一继承人
下载黑岩阅读APP,红包赠币奖不停
+A -A
目录
设置
评论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