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棺夜行

第48章 又闻阴婚 领取口令

发布时间:2015-08-27 20:07:18

不知道今天是怎么回事,天上的月亮一直被一片乌云遮住,而山中的雾气也因此凝而不散,阴森森的。

很诡异!

按照瞎子的书上说,乌云遮月是大凶之日。

难道真有事要发生?

想起这一路过来那么多魂龛摆在路边,我的心里有一种很不妙的感觉。

万一出状况后果不堪设想啊。

瞎子的书上只说魂龛存在很大的隐患,可没具体说如何防止,更加没提起出了状况怎么补救。

魂龛里面的魂魄真的变成厉鬼,也只有强行收服了。

除非是强大如叶二爷那样的人物,控制住厉鬼,洗尽厉鬼身上的戾气,然后做法将她超度。

这样一来费时费力不说,还很危险,很少人会愿意去试。

哐!

清脆的声音在夜晚显得格外的清晰。

这声音太熟悉了。

是瓷碗落地摔碎的声音。

不好!是魂龛打碎了,这下糟糕了。

我想撒腿就想逃,可一想,周围就我一个活人,想逃,恐怕也逃不掉。

当即飞快的解下随身的书包。

从里面拿出一对白蜡烛插在地上,快速点燃,再咬破手指画下一道血线。

这是瞎子用来对付张老汉的,我算是现学现卖。

做完这个,我马上又从书包内拿出红绳,糯米酒,把八卦镜挂在脖子上,然后警惕的望向声音传来的方向。

哈!

一声深长的呼气声。

在这深夜的山中显得份外的可怕。

我吞了口口水。

目光落在在不远处,果然打碎了一个魂龛。

破碎的魂龛里散发出诡异的白烟,还有漆黑散发着腐臭的液体从里面滚滚流淌出来,让人看了全身毛骨悚然。

能借大凶之日破龛而出的绝不是一般的孤魂野鬼。

鬼在哪儿?

我感觉自己的心脏飞快的跳动,快的我都不能呼吸了,耳朵嗡嗡作响。

呼!

身后有风声。

我猛然转过身去……

接下来看到的一幕让我全身的毛孔吓的都炸了开来,差点晕过去,一团黑泥一样的液体从树上流下来,落在地上。

喀嚓,喀嚓……

骨骼断裂声不断传来,液体内缓缓的站起一个人形来。

浑身乌漆麻黑,披头散发。

喀嚓……

他的脑袋三百六度旋转了过来,瞪大一双没有眼珠都是眼白的眼睛,然后痛苦万分的伸手向我抓来。

妈呀!

我吓的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哈!

他重重的哈了口气,满里挂着血浆虫蛆一样的恶心东西。

他向我走来。

我慌忙之下,举起挂在胸口的八卦镜,可突然想起今天没有月光。

叉!

拿起红绳就向他抽去。

红绳抽在他身上,燃起点点火焰,还冒起一团黑烟。

啊!

他愤怒的惨叫了一声。

应该是挺疼的。

这一下彻底把他激怒了。

他愤怒的吼叫了起来,向我扑来,我吓的赶紧从地上爬起来往后逃,随手还把红绳往后甩。

啪!

又抽打在他的身上。

他又是痛苦的嚎叫了一声,只有痛的感觉,但好像对他的伤害并不是特别大。

我拧开装着糯米酒的瓶子。

倒出一些握在手里,向他甩去。

糯米碰到他身上,就像他身上点了一串炮仗一样,霹雳啪啦一顿响,他一阵痛的不停的哀嚎。

但是糯米酒的作用消失后,他依旧向我扑来。

这到底是什么鬼?

抗性这么强!

我来来回回就这么几招,不管用了,我也就没辙了。

慌忙向从瞎子那里学来的迷魂阵逃去,一边大叫救命,不远处的木屋里面应该是有人的。

我从两根白蜡烛上面跳了过去。

心里很忐忑。

这鬼这么猛,不知道这迷鬼阵能不能起作用。

瞎子当初在防备张老汉的时候是烧了加强威力的黄符的,我没那种黄符,希望效果不会差太多。

但事实告诉我。

现实往往都是残酷的,那只鬼完全无视这个迷鬼镇,直接扑了过来。

我靠!

一点作用都没有,这太搞了吧。

我赶紧往后一个翻滚,却发现他扑到我跟前时,突然顿住了,然后用手挡在自己的脸前。

怎么回事?

他的手臂上打着一道光。

是八卦镜!

烛火照在胸口的八卦镜上,反射到他的脸上。

这一发现让我欣喜若狂,赶紧举起挂在胸口的八卦镜借着烛光照着他。

他痛苦的哈哈的怒吼,用双手去遮挡八卦镜反照出来的光芒。

虽然逼的他不敢向我靠近,但八卦镜顶多就只是起到一定的克制作用,也无法对他造成实质的伤害。

我得尽快想办法逃跑。

可今儿绝逼是我出门没看黄历。

运气真不是一般衰。

他不停的舞动双手带起的阴风竟然把蜡烛吹熄了。

蜡烛一熄就没有光了。

光没了,八卦镜也暗淡了下来。

那只早已经愤怒不堪的恶鬼,凶狠的扑了过来,没待我反应过来,一把掐住了我的咽喉。

他的力量强大的可怕。

掐着我的脖子把我整个人都举了起来。

我拼命的挣扎,使劲的踢他肚子,可他的身体硬的跟石头似的。

格格!

我的喉咙要被活活捏碎了。

“孽畜,休要伤人。”

我看到鬼的身后腾空跳出来一个人影,左手夹着一道符,右手捏着剑指啪的一声点在鬼的左肩的三寸处。

我听到啪一声。

他捏住我脖子的左手指被骨骼的连锁反应弹开。

我重重的摔在地上。

那只鬼被人偷袭愤怒的转过身去,就在他转过身去的时候,那人夹在左手的黄符早就等着他了。

正好落在他额头。

然后他就地一个打滚,从地上抱起一个魂坛,排开上面用红布抱住泥巴的酒坛塞,反手就是一张符,符烧了起来,他捏着烧着的黄符顺着坛口画了一个圈。

口中念念有词。

用坛口对准那只鬼,听到那只鬼无比痛苦的嚎叫起来,魂魄扭曲的被吸进了魂坛内。

那人重新贴上一张黄符。

就这样被收了!

我这才看清,这是一个老和尚。

他很温和,面容消瘦。

看起来七八十岁,脖子上挂着一串黑色的佛珠,每一颗佛珠上面都刻着一个‘佛’字。

难不成他就是鬼僧无道?

我道:“大师!”

老和尚拍拍抱在怀里的魂坛道:“先把这个处理了。”

说着往木屋方向走去。

进入木屋,他把这个魂坛摆在一堆魂坛之上。

他方才转过身来,说道:“你没喝泉水?”

我心中一惊,他怎么知道的。

他道:“你不用感到奇怪,老和尚在山泉中加了符水,配合三竹敲魂声,能让魂魄离体来到这里。”

我听了心中一颤,这是什么邪术。

这老和尚不会是邪魔歪道吧。

他接着说道:“老和尚此处阴气重,恩客肉身来此的话,难免会有所损伤。”

这么说的话……

他是怕那些人直接来这里跟他见面会沾染阴气得重病,就让他们魂魄离体来这里跟他见面,然后又用赶尸之法送他们的肉身下山与魂魄汇合。

要真是如此,这老和尚非但不是邪魔外道,还是个心地极善之人。

而且阴阳术之高明简直甩瞎子十几条街啊。

他道:“既然施主没喝符水,等临行,带上一张老和尚的驱邪符吧。”

我双手合十道:“多谢大师。”

他用手一指长案对面的蒲团,示意我坐下。

我恭敬的在他对面坐下。

他见我直勾勾的盯住他,他问道:“施主是替自己求姻缘,还是替别人求姻缘。”

姻缘?

大妈说过他们是来求姻缘的,可到底是求什么姻缘。

我有点茫然,我道:“姻缘?什么姻缘?”

他道:“老和尚留在世间的时日无多了,留下一孤女,放心不下,想为其找一婆家。”

举报

热门好书,快上车!

  • [悬疑]急诊异闻录
  • [现代]女婿不想继承豪门
  • [现实]龙门战神
  • [现代]九零后邪婿
  • [现代]开局无敌赘婿
  • [现代]最强傻婿
下载黑岩阅读APP,红包赠币奖不停
+A -A
目录
设置
评论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