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半尸妆

02:后会有期 领取口令

发布时间:2017-04-24 19:17:42

我不知道该怎么形容我看到的东西,此刻的我震惊得无以复加。

我稳了稳心神,强行让自己表现出镇定,回头望向我爷爷,他脖子上绕着一根猩红的链子,像是血柱一般,脸色已经渐渐苍白,整个人都昏迷不醒,嘴巴还在不停的蠕动。

“四六,你傻愣着干嘛,还不把你爷爷背回去。”

正当我犹豫不决不知如何是好的时候,村长这老胳膊老腿的终于赶到了我的身边,面色有些紧张,但从他的样子来看,没有半点奇怪和害怕,应该没有看见这荒坟的诡异。

我双眼能通鬼神的事情,村子里只有我和爷爷知道,就算老村长是个热心肠的好人,我也万万不敢把这事情告诉他的。

毕竟现在是法制时代,村长以前当过知青,接受过现代教育,对封建迷信怪力乱神的事情一直是不太相信的。若是此刻我告诉他这荒坟的事情,不但会吓到他,说不定整个村子里的人都会被叫到这里。

这样的事情如果公之于众,触怒了这座荒坟的主人不说,我和我爷爷在村子里也会被人指指点点,说我们得了失心疯。

“四六,你发什么愣啊,快过来帮把手,我们把你爷爷抬回去再说,我待会给城里打电话,求求他们连夜派人下来。”

我突然回过神,看见村长已经半蹲在爷爷的身旁,双手伸到爷爷的腋下,准备将爷爷托起来。我心中顿时大惊,急声喊道。

“放下他,不要动我爷爷。”

可能是我反应太过激烈又太过奇怪,村长被我吓得一愣,回过头有些奇怪的看着我,眼中的意味有些让我捉摸不透。

我尴尬的咳嗽了两声,看了一眼爷爷脖子上越来越浓重的血气锁链,虽然这不是实质的,但是我也怕,怕万一我和村长把爷爷往后一拖,只会让这血色锁链越来越紧,反倒害了爷爷。

“村长,我想我爷爷可能就是累了,要不让他就在这休息会吧,我守着他就是了。这天色晚了,你先回去吧。”

说实话,这个借口,我自己听了都觉得有些可笑。村长是村子里的老人,年轻的时候就来了我们村当知青,对我爷爷和方仲的事情早有耳闻,此刻听我说这话,大概是想起了什么,也就悻悻的收回手。

他走到我身旁拍了拍我的肩膀,语重心长的说道。

“四六,我已经在城里也认识几个看风水的先生,他们常说信则有,不信则无。你爷爷的事情,村子里的人都知道,但他就是这么个脾气,这次等他好了,你劝劝他吧。”

话音落下,村长将手背在身后,重重的叹了口气,摇了摇头消失在这夜色里,留下我一个人愣在原地,耳边回响起这七个字。

信则有,不信则无。

可是现在不是我信不信的问题,而是这荒坟流血,方仲十六字的事情清楚的摆在我的面前,我不得不信。

待到四周都没人了,我看了一眼爷爷,他脖子上的血色锁链没有继续勒紧,但整个人还是面色惨白。我没敢轻举妄动,只好从怀里拿出了方仲留下的古书,一字一句的细细看去。

世间有鬼,乃人之残魂,生前执念未消,怨戾不尽,不得下阴曹,入轮回,徘徊阳间。

鬼物不可欺,不可亵渎,不可惊扰,若遇之,钱纸香火,多多益善。

鬼分善恶,恶鬼吸人阳气,壮大自身,惧阳火,怕灼日,以符可驱之。

……

我心中有些焦躁,毕竟这开篇说讲的都是些无关紧要的问题,而眼下火烧眉毛的是我爷爷的身体已经越发虚弱,我伸手摸了摸他的皮肤,已经开始发凉,手脚都有些僵硬了。

如果再继续拖延下去,可能随时有性命之危。

如今想起方仲当时所说的诚心守坟,可得一人富贵,如今来看,这方仲怕是也有老马失前蹄,看走眼的时候。

这荒坟里埋着的不是一个枉死的贵人,更可能是一个穷凶极恶的恶鬼。

我走到坟前,旁边放着一个黑色塑料口袋,里面装着的是我爷爷带来的香火钱纸,他平时每个月都会给这个荒坟烧上一点,聊表心意。

我先是按照祭拜先人一样点上了一对红烛,然后点了九炷香,钱纸这些不要钱的烧了一大把,最后手里握着三炷香恭恭敬敬的半跪在坟前,低声说道。

“我爷爷好心为您守坟,若有不是之处,还望您多多包涵。”

一叩。

“我不知为何您坟中带血,如果是有何心事未了,请托梦于我,只要我力所能及,必然帮您达成。”

二叩。

“请您大人大量,松开我爷爷的脖子,他年老体衰,经不起这般折腾,以后守坟之事,由我代劳,三日一香火,九天一叩首。”

三叩。

这完全是死马当活马医了,人能跟鬼说话的事情,别说见过,听都没听过。我心里忐忑的紧,这是没有办法的办法,要想救下我爷爷,只有等他脖子上的血色锁链松开之后才行。

可当我看向这座荒坟的时候,突然发现有一道黑气从坟头直直的冲天而起,在半空上张牙舞爪的,好似虬龙一般。

我心中大惊,何曾见过这样的景象,下意识的往后一退,整个人差点瘫坐在地上。

正在此时,突然阴风阵阵,卷起浓浓凉意,我感觉有什么东西就藏在我的周围,远处村子里的狗一时间突然全部发了疯似的狂吠。

在这杂乱的声音中,还有一道声音,更加的刺耳,也越发的扎心。

“吱吱,吱吱…”

好像是用指甲在抓地面发出的摩擦声,让我觉得有些毛骨悚然。我有些茫然的望了望四周,压根就没有人,可是无端端的树叶沙沙作响,然后又瞬间安静。

就在这刹那,我很确定,“吱吱”的声音就是从这座荒坟里发出来的,因为实在是太清晰了。

远处村子里的狗吠也突然消停了,时而发出呜呜的声音,还像是在惧怕什么东西,宛如求饶哀鸣一般。

这让我心中的恐惧无限放大,我只有一个感觉,“它”要出来了,“它”要推开荒坟的土石,从里面爬出来。

我的瞳孔睁得很大,手在地上随便糊弄了一把,抓了几颗石头,双脚慢慢蹬地,整个人往后缓缓退去,直到退到爷爷的边上,那冰冷僵硬的感觉瞬间让我一怔。

爷爷就在身后,我不能退,更不敢退。

“吱吱,吱吱…”

这刺耳得声音越发强烈,夹着这呜咽得风声,让我全身上下所有鸡皮疙瘩都冒出来了,我舔了舔嘴唇,喉咙已经彻底的发干了,我想跑,但是又不能跑。

这种无声之中的折磨是最难熬的,我没看到“它”,但是我知道“它”就在我身边,像一条毒蛇一样窥视着我,随时准备给我致命一击。

“出来,你给我出来,有种你给我出来。”

这一刻,我都感觉我要被逼疯了,疯子往往有常人不能比的勇气,我一个鲤鱼打挺从地上翻了起来,手中紧紧握着几块石头,双眼直直的盯着这座荒坟,歇斯底里的咆哮怒喝。

“我看到你了,你就只有这点本事么,你出来啊,出来让我看看你这恶鬼是长什么样子。”

我有些语无伦次,突然一阵强风袭面,直接刮过我的面颊,我感觉被人抽了一巴掌,火辣辣的疼。

肯定是这坟里的家伙在搞鬼。

我第一反应就是看向这座荒坟,我保证,这是我有生以来见过最诡异最奇怪的景象。

红,满眼的红,流动的红,仿佛带有魔性的红,如同染了血一般,在坟头上慢慢汇聚,越发的浓烈嚣张。

我回头看着爷爷,发现他脖子上的血色锁链已经消失不见,但是人始终没有醒过来,我怕就算没死在这里,回去之后爷爷的身体也不知道能熬过多久。

仿佛这漆黑夜色都被染红了,我想这更像是天空在流血。

“滴答,滴答…”

这诡异莫测的猩红如同雨点一样从半空中落下,化成了一片血色的湖泊,不大,但我感觉能够吞噬万物。

我抿了抿嘴唇,喉咙里发不出一个字眼,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还没等我吐出。

瞬间。

我只听到宛如惊涛拍岸的声音,这片血色湖泊的中央瞬间冲起一道血柱,宛如耀眼的烟花一样在空中炸开,更让我难以接受的是我眼前看到的画面。

一袭红妆,凤冠霞帔,清瘦萧索的背影。

宛如一个人。

像极了一个出嫁的女子。

我只能看到这么多,整个夜色里只有这一个画面,红衣黑发,她背对着我,风吹过,她的衣襟好像也随风摇摆。

这座荒坟里埋着的是一个女人,还是一个即将出嫁的女人?!

我的脑子乱得跟浆糊一样,我不可自抑的去想这个女人应该是怎样的容颜,哪怕她可能死了成百上千年,哪怕她是一只鬼。

我怔怔的望着她,不知道该说什么,内心的不安和躁动驱使着我想要走到她的面前,可是人性之中的害怕和软弱又让我驻足不前。

足足对峙了十分钟,一直昏迷不醒的爷爷突然咳嗽了一声,这才打破了我和这女鬼之间的沉默。

刹那,这女鬼的身影动了,好似回过头瞥了我一眼,就这匆匆一眼,我没有看清她的容貌,但是我感觉,很强烈的感觉,她的嘴角一定带着一抹邪魅而又诱惑的笑。

血影瞬间消散,从空中散去,好似从未出现一般,无迹可寻,我望向那座荒坟,里面还有一抹浓重的猩红在流动,似乎在蕴育什么东西。

她是不是放过我了?!

我不敢久留,今天晚上的一切都宛如一场梦,我背起爷爷就想往村子里跑,可当我刚刚动身的时候,耳边回响起一个女人的声音,宛如银铃一般清脆悦耳,但却让我全身所有寒毛都立了起来,心中的恐惧再度侵占我的脑海。

“后会有期…”

三三三c 说:

新书求收藏,推荐,钻石。

喜欢的朋友可以留言告诉我,需要龙套角色的朋友可以在书评区留言,最好详细一点,我会尽量安排。

举报

热门好书,快上车!

  • [现代]我有一个聚宝盆
  • [现代]都市第一狠人
  • [现代]都市至尊战神
  • [现代]龙帝奶爸
  • [现代]巅峰狂少
  • [现代]九幽战神
下载黑岩阅读APP,红包赠币奖不停
+A -A
目录
设置
评论
收藏